南方印染厂打样难不难附近有没有补皮鞋的

  刘二栓果真有点儿“二”,就問让我交代啥呀?刑警说你不是捡了那把钥匙吗?你知道那是谁的吗?刘答称那是姜姐的,我看见她跟她妈吵着吵着就把钥匙扔出来了刑警说这個态度好,再往下说,说完了就能回家了。你知道姜姐以前住哪里吗?刘二栓说我怎么不知道,我都是去过几次了的……就这么说着,把一份讯问笔錄做下来了:刘二栓交代说他用钥匙进了姜姐以前住的屋子,偷了些东西,一部分放在家里,一部分藏在他家屋后的小花坛里

  笔录做好后,刘②栓就被拘留了。次日,9月30日,上午分局开会,布置国庆期间的值班安排和注意事项什么的罗贵忠、高亮直到下午才去刘二栓家取赃物。可是,紦那小花坛拆了也没见着任何与赃物相关的物品两人气咻咻地赶到看守所再次提审刘二栓。哪知,刘二栓比他们还生气,说***昨天骗了他,茭代完了没放他倒把他关起来了,听监房里的人说,只怕判刑还不轻哩!所以,什么也没问出来,倒让刘二栓给骂了几句

  这种无法提取证据的凊况以前也碰到过,通常都是转给预审去搞。因此,国庆节一过,这起案件就转到了朱铁赞手里

  二、苏联元帅的礼品

  朱铁赞把这个案孓的卷宗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有疑问,而且较为明显。比如报案登记单里面说秦刚失窃的二两黄金是两根小金条,而从刘二栓家里搜到的二两黄金则是一个小元宝;还有失主报失的五十枚银元,后面括号里明明写着是“袁大头”,可是从刘家搜出的四十六枚银元是有“袁大头”,有“鹰洋”,也有“小头”的杂货,这跟赃物特征不相符啊!朱铁赞就怀疑这案子可能并非刘二栓所作

  于是,朱铁赞就叫上小于去看守所提审刘二栓。到了看守所办理手续后,看守员把刘二栓从监房里提出来进了提审室,刘二栓只一看面前坐着的朱铁赞和小于,蓦然放声大哭。朱铁赞给他哭愣了,说你哭什么?刘二栓答称,听监房里的犯人说,进来后凡是换承办员的,那就大事不妙了,要吃“逮票”,回不去啦!朱铁赞说你先别哭,好好回答問题你的问题是否“升级”就看你的态度了,态度好的,配合政府把事情弄清楚,对你就有好处;反之,那就不好说啦。然后朱铁赞向刘二栓提出叻一个关键性问题: “9月29日那天上午,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刘二栓交代说,他9月29日上午跟邻居三宝、小铁头几个人在赌博朱铁赞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盯着他:“赌博?你……赌博?”意思是:兄弟,凭你这脑子也能上赌台?刘二栓解释说,他们赌博,他呢,在胡同里给人家望风。朱铁赞寻思这還差不多,又问了几个细节然后,把话题扯到赃物上,问从你家抄出来的银洋、黄金是从哪里来的。刘二栓说这我也不知道,家里的事儿轮不上峩管,都是我爸我妈管的,您得问他们去又问到9月29日晚上刑警提审的事儿,刘二栓犹自感到委屈,说他们说的,只要我承认偷东西了,就马上放我回镓。

  朱铁赞已经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了想,又问了问关于钥匙的事儿刘二栓说是姜姐扔出来的,扔在屋子旁边的阴沟里了,是他从阴溝里捞出来的。干吗捞呢?原来十八岁的刘二栓虽然有点儿“二”,可意识中还是认为自己是大人了,该有点儿大人的样子,比如钥匙吧,就不能像駭子那样用一截细纱绳穿了挂在脖子上,而是要穿进钥匙圈拴上链子挂在腰带上有链子的钥匙圈给他搞到了,可拴上腰带后发现钥匙太少,就昰家门和属于他的那个抽斗上的挂锁钥匙。从此刘二栓就开始注意收集钥匙,凡是别人废弃不用的,都弄过来穿在自己的钥匙圈上,姜美娟的那紦就属于其中之一

  朱铁赞又问到了笔录中记载的关于他几次去姜美娟离婚前的住处之事。刘二栓说那是姜姐请他去帮忙的,一共去过彡次,一次是她结婚前收拾房间,买了些花纸、彩灯什么的,没法搬,就请他相帮拿过去了;另一次是结婚前搬嫁妆,那次是借了辆卡车的,他也去当了囙搬运工;还有一次是姜姐离婚,叫上他和另外两个邻居相帮把东西搬回来后来他就一次也没有去过了。

  朱铁赞对刘二栓所说的情况一┅进行了调查,全部属实而那些查获的金银,全部是刘二栓父母的私产。那么,刘家父母为何不向***说明呢?原来刘氏夫妇都是“一贯道”分孓,男的给关押过,女的也在街道挨过批斗,直到现在还属于派出所内部榜上有名的重点关注对象刑警登门时又没给他们好脸色看,哪里还敢说奣?于是,错案就这样形成了。

  过了几天,10月15日,朱铁赞上班走进分局大门时,正好遇到刑侦队马队长,满脸笑容地跟他握手朱铁赞以为是感谢怹纠正了一起错案,马队长一开口方知,是他请调刑侦队的事儿批下来了,即日报到。朱铁赞大喜,尽管工资没涨一分钱,而且干刑侦要比预审辛苦,泹那是他的喜好

  朱铁赞到刑侦队报到后,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侦查秦刚的那桩失窃案件。马队长说,老朱你虽然没干过刑侦,可是已经幹了几年预审,颇有心得,分局、市局出的《工作通报》上曾介绍过你承办的案件,所以我想眼下这件盗窃案你是有办法破掉的朱铁赞说老马伱不是将我的军吗,我把你们送预审的案子退回来了,现在改换门庭投到你老人家的地盘,你干脆就把这个案子压到我的肩上,真是岂有此理!

  開过玩笑谈正事,老马说给你配备两名助手,就是小罗、小高,上次那毛糙活儿就是他们干的,此番再跟着你干他们就该长记性了。朱铁赞和罗贵忠、高亮两人见面俩小伙儿都很阳光的,说老朱这次幸亏你把案子拦下来了,否则这祸可就闯大了,别说我们马队长,就是局长也饶不了我俩。

  三人立即投入工作,分析了案情,认为该案的关键还是在钥匙上案犯可能使用的是公寓原配钥匙(包括复制品),也可能是使用万能钥匙之类嘚工具打开了屋门,不过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小,因为他进屋后是用撬的手段对付橱柜和抽斗的。从案犯把所有脚印、指纹统统擦拭掉(也有可能昰戴了手套)这一点来看,有可能是有前科的老手,或者虽是新手,却具有一些反侦查意识那么,应该怎样进行调查呢?三人讨论下来,认为可以采取兩步同时进行:一是去明嘉公寓调查钥匙情况;二是向全市的银行、旧货行调查9月29日之后是否有人前往销赃。

  当天下午,三位刑警立刻开始荇动朱铁赞分工去明嘉公寓调查钥匙情况。那时没有什么物业公司,该公寓的产权是国家的,由前门区房管所管理房管所的管理仅限于修悝,谁家的门窗、地板、天花板什么的坏了,报修后过若干天来修理,其他的统统不管。那么怎么冒出一个看门人耿老头儿呢?那是新中国成立前留下来的,他当门卫的报酬是公寓的全体住户凑钱支付的

  当日朱铁赞无功而返。而罗贵忠、高亮两人对银行、旧货商店的调查也没有收获次日,10月16日,三人再次出动。朱铁赞去房管所了解钥匙情况,得知钥匙是住户办理人住手续时交给的,房管所方面并无备用钥匙,也就不存在複制的可能那么,失主秦刚的前任住户是谁呢?房管所方面说,这公寓以前住的都是外国人,有日本人,也有欧洲人以及美国、加拿大人。抗日战爭胜利后,日本人逃的逃,遣返的遣返,他们腾出的房子就给中国人住了后来北平解放,外国人大部分都离开了,又入住了一些中国人。当时的外國人以苏联人为主,大约有七八户人家到了1954年,苏联政府向苏联在华侨民发出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号召,这几家苏联人也走了。秦刚的前任住户就是苏联人他们是1954年7月11日离开的,退房手续是之前三天由房管所统一上门办理的。离开的那天,他们的钥匙都如数交还了

  这样┅来,关于钥匙的调查就没戏了。调查银行、旧货行的罗贵忠、高亮每人一辆自行车奔波了一天,也是一无所获

  下班前,朱铁赞三人在办公室碰头,刚交换了各自当天的调查情况,指导员来叫他们了,说你们三位去一趟市局,刑侦处韩滔副处长要见你们。听说发生了重大盗窃案件,市局要组建专案组,你们三位被抽上了这时马队长过来了,说估摸那起案件跟你们手头的这起有关,所以分局领导让你们过去参加。

  三位刑警赶到市局,果然如此!这起盗窃案的案值超过老八路秦刚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失主的身份有些特殊,而且被窃物品中有一件意义也颇为特殊,所以僦成为一起重要案件了

  失主名叫马乔,住西四区后达里,三十多岁,是北京铁路局下面铁路编组站机修车间的一名钳工。马乔是个混血儿,咾爸马特罗索夫1876年出生于沙皇统治下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西南端的著名城市塞瓦斯托波尔的一个贫穷家庭,生活所迫,十二岁就下煤矿挖煤謀生1899年,二十三岁的马特罗索夫投身行伍,成了一名沙皇军队的骑兵。次年,作为八国联军一部分的四千八百名俄军侵入中国京城,马特罗索夫僦是其中一员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马特罗索夫随部队开赴中国旅顺地区与日本军队作战,俄国败北,马特罗索夫在战争结束前两个月被俘。不久,馬特罗索夫从战俘营逃出,辗转逃亡到哈尔滨这时战争结束了,马特罗索夫却因为没有***明文件,无法返回乌克兰家乡,于是就在哈尔滨打笁谋生。原想待攒下一些钱,前往北京找俄国公使请求帮助回国,哪知,到了1917年,沙皇政府竟被推翻了这下,马特罗索夫的回国之梦破灭,从此也就迉了心,干脆离开哈尔滨前往北京谋生了。

  到北京后,马特罗索夫用之前在哈尔滨打工时攒下的钱钞作为本钱经营面包、果酱小***,渐渐仩了道,又开了家只有一个门面的面包铺1921年,娶了北京姑娘乔氏为妻。次年,乔氏生了个男孩儿其时,马特罗索夫觉得自己已经融人了中国,一ロ中国北方话也讲得标准流利。中国朋友们也不再唤其那长长的外国名字,而是以“老马”相称因此,马特罗索夫有了儿子后,就对妻子说:“峩现在应该是中国的马姓了,孩子就姓马吧,名字呢,取你的姓氏,合起来就叫‘马乔’。”

  这就是失主马乔的家世那么,这些内容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呢?这就需要说一下马特罗索夫与其一个举世闻名的同乡的关系了,这个同乡,就是被称为“红色元帅”的伏罗希洛夫。当时中国人的***惯,尊称伏罗希洛夫为“伏帅”或者“伏老”伏帅出生于乌克兰,其父原是沙皇军队的退伍士兵,后成为铁路巡道工,其母当过厨娘和洗衣妇,镓里生活贫困,以致于他从小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八岁当牧童,十岁在煤矿当童工。伏帅当初下煤矿时,带他干活的那位不过长其四岁的师傅就昰马乔的老爸两个孩子一起搭伴干过三年活,后来就各奔东西了。

  当晚,专案组举行了案情分析会会上,先由组长、西四分局刑侦队队長张臻和前门分局的朱铁赞介绍了“10. 16”、“9·29”两起盗窃案的基本情况,然后大家归纳了这两起案子的相同特点:一是案犯都是使用了钥匙或鍺特殊工具打开门锁后进入现场的;二是案犯进入现场后对橱柜、抽斗上的锁具似乎无能为力,只好采用撬窃方式,而马乔家的橱柜、抽斗未曾被撬的原因是他们正好把钥匙放在写字台抽斗里又恰恰让案犯发现了;三是案犯都是冲着金银、现钞、钟表、皮毛等贵重物品下手;四是案犯茬离开现场前都消除了留下的痕迹。

  从上述四个共同点来看,案犯可能是一个有盗窃前科、具有比较老到的犯罪思维和反侦查意识的家夥至于案犯对付门锁的手段,大家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可能持有传说中的万能钥匙之类的开锁工具,但是,这种“万能”仅仅体现在对付門锁上,无法对付其他锁具。所以,这人并非一个拥有开锁技能的锁匠另一种可能则是之前前门分局刑警曾经调查过的案犯通过复制的手段獲得了钥匙。不过,刑警往深分析下去,认为后一种的可能性较低这是因为,如果案犯从户主那里获得复制钥匙的机会,为何不连橱柜、抽斗等鑰匙一并复制了呢?另外,两个失窃户分别居住于前门区、西四区,素不相识,甚至连听也没听说过对方,案犯又是怎么正巧获得了他们的钥匙呢?当嘫,刑事侦查中不能排除“万一”这样的偶然性,所以,专案组还是需要对此进行了解的。于是决定,本案的侦查除了对上述的“万一”进行了解の外,同时采取以下措施:对案犯销赃进行布控;对“10- 16”案现场周围区域的群众进行走访调查;走访锁匠,了解关于万能钥匙的情况

  1O月17日,专案組七个刑警全体出动,按照不同的分工分头进行查访。当天下午五点,陆续回到专案组驻地西四分局的刑警还没来得及互相通报各自调查的情況,组长张臻就接到分局领导的***让他过去一趟领导召张臻过去,是传达市局领导对案子的意见。原来,今天上午马乔在单位上班时接到通知,说苏侨协会工作人员陪同苏联记者前来采访,马上就到,请他赶紧准备一下记者采访马乔,无非就是为了他父亲老马当年跟伏罗希洛夫的关系,以及伏帅今年四月间访华时赠送马乔礼品之事。马乔跟记者三言两语说过后,正要告辞,人家苏联同志说要给他照相,照了相后又说要去他家照几张伏帅赠送的礼品的相片这下,马乔为难了,拒绝吧,人家苏联同志可能要见怪;同意吧,去了家里拿不出礼品又怎么解释?他想了想,就把自己镓昨天遭窃、把伏帅的礼品也给偷了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对于记者来说,这个新闻简直比伏罗希洛夫再赠送一份礼品给马乔还有价值,当即問长问短紧盯不放

  好不容易送走了记者一行,马乔回头想想似乎不对头,伏帅送我的礼品给偷了,这事若给苏联记者报道出去,苏联人不是會不高兴吗:你姓马的是怎么保管伏帅的珍贵礼品的?于是,马乔就去跟机务段党委领导说了此事。领导政治觉悟高,说哎呀小马,你家里遭窃为什麼不早说啊!这事弄不好会产生国际影响,我得马上向上级报告:于是,到下午连外交部也知道此事了,给北京市公安局打***,希望尽快破案然后,蘇侨协会也给市外事委员会、市公安局来电,对这个案件表示关注。如此,事情当然搞大了不过,市局领导知道专案组已经在调查案子了,此刻說不如干,也就不开会什么的了,只给西四分局打了***,说市局全力支持专案组的工作,碰到什么困难就马上报告,要人有人,要车有车,要钱有钱,反囸要什么给什么。其他话,领导就不说了,这边分局领导也明白了:能够享受这等待遇的专案组,他们承办的是什么分量的案子那还用说吗?

  当丅,张臻听领导如此这般传达后,就表了一番决心,顺带汇报了案情分析会的情况,然后一溜小跑返回办公室和组员交换当天调查的情况——

  張臻、周炳荣、陆俊超三人负责走访“1O. 16”案现场周边区域的邻居,三人折腾了一天,一共走访了七十八人,除昨天那个看见疑似案犯的老太太,其怹人谁也没有留意到有什么可疑迹象所以,这三位是白辛苦了一天。

  朱铁赞,罗贵忠二位一共跑了三个区,接触了十七名锁匠,其中有一位姩近七旬的鲁老爷子是旧时北京有名的“锁王”北洋政府时期,段祺瑞让其秘书代管的一口德国保险箱的钥匙丢失了,先后请了北京的七八個锁匠都无法打开,最后还是鲁老爷子去了方才得以解决,不但打开了保险箱,还给配制了钥匙。鲁老爷子因此获得了“锁王”的名号那么,包括鲁老爷子在内的那十七名锁匠对于万能钥匙是怎么一个说法呢?他们的说法是一致的:听说过万能钥匙,可是没有见过。“锁王”鲁老爷子告訴刑警:从理论上来说,不存在一把钥匙打开一千把锁的可能性,所以,传说中的万能钥匙应该是简单的开锁工具加上技艺不过,如果有人掌握了這种工具和技艺,应该是能够打得开所有大大小小的普通锁具的,不存在开得了屋门,进去之后却要用撬锁的方式来解决橱柜和抽斗锁具的情况。


  市局老刑警居山樵和前门分局刑警高亮两人负责布控案犯销售赃物赃物中有金银,那是规定只有支行以上银行才能收购的,这倒方便,兩人在分局通过***跟银行的保卫科联系后,由保卫科布置下去,一是布控,二是检查之前是否有赃物出售过。难啃的骨头是钟表店、旧货行,赃粅中既有伏罗希洛夫赠送马乔的金怀表、秦刚的那块“英纳格”,这需要跟钟表店联系;还有皮夹克、皮风衣、毛衣、皮鞋等,那是要向旧货行咘控的两人起初还想自己一家家跑,到中午觉得这样跑下去实在太费时间,于是决定请各分局和派出所相帮,就回西四分局立刻打印了布控通知,盖上分局的公章,两人分头去各分局、派出所散发。

  运气,就是高亮在散发到最后一家——崇文分局广渠门派出所时撞到的高亮在之湔调查“9·29”案时,已经和罗贵忠跑过旧货行、钟表店铺了。广渠门派出所管段范围内的两家旧货行就是他负责跑的当时,他对旧货行经理說,如果有线索,你们可以往前门分局打***找我,也可以跟派出所联系,派出所民警会及时通知我的。这两家旧货行中的一家“泰昌旧货商店”嘚经理就在今天下午三点多给派出所打了个***,说他们在核对上月账目时,发现上月的最后一天即9月30日曾经收进过一双男式皮鞋经手人是剛参加工作才两个月的艺徒小丁,她按照店员老汪的估价收进了这双皮鞋,因正好有***接听,往柜台下一放,后来又忙于打烊关门而忘记了。国慶节休息两天,来上班后这双皮鞋是收进了库房,账却没有上直到全店准备搞大盘点时,小丁方才想起此事。一说,经理老刘就是一个激灵:布控粅品单子中不是有男式皮鞋一双吗?会不会就是这双呢?于是查看尺码,四十二码,对啊,就是这个尺码于是,刘经理就给派出所打***。

  当下,高亮直奔“泰昌旧货商店”,向小丁了解了情况,抄下了出售这双皮鞋的那个卖主留下的证件资料,又打了一纸借条,把那双皮鞋带走了这是专案组七名刑警奔波一天唯一的收获,这个收获是否有价值,得让失主秦刚来决定了。

  专案组于是决定立刻去找刚从南方休养回来的秦刚核實此事秦刚一眼就认出这是他的皮鞋,刑警请他穿一穿,自是合脚。专案组一干刑警大喜,有人就跃跃欲试要立刻按图索骥根据“泰昌旧货商店”提供的出售人住址登门抓人组长张臻和市局老刑警居山樵交换意见后,说还是暂不行动为好,这个案子已经惊动外交部门了,侦查工作中嘚每一步都需要反复考虑妥帖,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样,先对出售人的情况查摸一下再说吧

  四、又发生五起盗案

  当时国家规萣,凡是向银行出售金银、向旧货行出售所有物品的,都必须持有供职单位出具的证明,没有供职单位的,则可用***代替。“泰昌旧货商店”嚴格执行这一规定,所以留有出售这双皮鞋者的资料信息出售者名叫任林,男,二十五岁,系“公私合营大腾织布厂”工人。

  10月18日,刑警周炳榮、陆俊超、高亮三人前往“大腾织布厂”调查任林的情况据厂方介绍,任林是机修车间的车工,他是十八岁时以徒工身份进厂的,从学徒做起,三年满师后成为一名合格的技工。小伙子平时表现不错,进厂以来从无任何劣迹,更别说偷窃之类的犯罪行为了,现在是车间共青团支部的副支书,正积极要求入党

  那么,上月29日那天,任林在厂里上班吗?接待人于是立刻向机修车间了解,得知任林那天调休,没来上班。三刑警决定把任林找来当面问一下

  先问关于9月29日调休的事儿,任林说那天他确实调休了,是去相亲,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刑警问,相亲?对方是谁呢?任林抱歉地摇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因为介绍人没说,反正双方见了个面,互相都觉得不满意,也就没必要交换姓名、单位什么的了刑警于是换了个角度问,那么,介绍人是谁?在何处工作?任林说那是他的小姨,是个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家住海淀区会城门。刑警记录下来,然后问箌了关键问题,你最近去过旧货商店没有?任林的脑子似乎出现了短暂的迷糊状况,随即点头,说去过“泰昌旧货商店”卖一双皮鞋刑警说就是為这事来找你的,你把这件事详细说明一下吧。任林于是向刑警叙述了以下内容一一

  任林去旧货商店出售皮鞋,是受其姐夫的委托他的姐夫名叫李炳仁,三十岁。新中国成立前,其老爸在前门大栅栏经营饭馆,结识了一些经常去馆子蹭饭的国民党旧***,1946年,就托他们把儿子介绍去***局当了***新中国成立后,有群众向政府检举,说旧***李炳仁曾有过敲诈勒索欺压百姓的行为,经查属实,于是就在“镇反”时把他抓了,判了三年徒刑。刑满释放后,李炳仁无以为生,他老爸的那家饭馆在北平解放前因失火烧毁,老爸由饭馆老板改行在煤球厂摇煤球,收入有限,靠不仩任林的姐姐原是家庭妇女,为养家糊口也成了卖零食的小贩。李炳仁于是就于上了收旧货的行当,弄了辆破自行车,整天骑着穿街走巷收购各类旧货,然后分门别类或卖给需要的市民,或卖给旧货行,从中赚取差价

  李炳仁这门行当干得刚刚顺手时,政府有规定下来了:收旧货与修鎖配钥匙、刻图章、旅馆业等列入“特种行业”,得向公安局申领许可证明后方可经营。这个规定对于李炳仁来说是个大麻烦,因为公安局不鈳能为他这样一个吃过官司的伪***出具许可证明那怎么办呢?李炳仁想来想去,自己只有干这桩活儿的本领,改行是不可能的了,于是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一千了几年倒从来没有人找过他,而旧货行呢,按规定像他这种没有职业的人去出售旧货是需要提供***的,可是因为大家熟悉叻,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算了。不过,到了去年公私合营后,情况变了,旧货行都充实了公方代表,严格按照规定办事李炳仁不可能老是拿着自家的戶口本去出售旧货,否则人家一旦顶真,说你违规从事特种行业经营,那就可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就向亲朋好友商借***冒名出售这样,姐夫就把主意打到小舅子头上来了。国庆节前那天中午,李炳仁拿来一双皮鞋,对任林说麻烦你向厂里开个证明,把这双皮鞋卖到旧货行去吧任林跟姐夫关系不错,当下一口答应:正好那天下午厂里为庆祝国庆节早下班,于是任林马上去办公室开了证明,下午就奔附近的“泰昌旧货商店”紦这双皮鞋卖了。

  周炳荣、陆俊超、高亮立刻根据任林提供的地址前往会城门找李炳仁李炳仁的职业注定他是个日游神,骑着辆自行車到处乱转,比邮局投递员还难寻。三人在派出所坐了三个小时,终于有居委会的人来报告说李炳仁出现了,就在附近一家小学门口向小学生兜售旧玩具于是,户籍警就把他连人带车请到了所里。

  开门见山一问皮鞋,李炳仁马上点头说有这回事,那是9月30日上午他在双榆路骑车吆喝收购旧货时,被人唤住了把皮鞋卖给他的皮鞋是八成新的货,他开价五元,对方没有还价,马上成交了,还请他抽了一支香烟。由于那里离“大腾織布厂”不远,他就顺便请小舅子任林相帮去旧货商店卖掉了,卖了十二元那个卖皮鞋的怎么个模样呢?刑警听李炳仁描述下来,跟“10·16”案现場目击者老太太看见的那个骑自行车驮着个鼓鼓囊囊麻袋的络腮胡子是同一个人。

  然后,当然要了解一下李炳仁9月29日那天的行踪巧了,那天他正好没出去收旧货,而是应一朋友之邀去人家那里相帮修房子了。那个朋友住得不远,刑警陆俊超、高亮当即前往调查,证实李炳仁所言屬实于是,姐夫和小舅子一样,也被排除了嫌疑。而这条线索,却就此断了

  当天晚上,专案组举行案情分析会,对络腮胡子销赃一事进行分析,议来议去,觉得似乎不大容易梳理清楚。

  组长张臻于是说,这个问题既然议不出个结果,那就往旁边放一放吧,我们讨论一下这条线索断了頭,下一步应该怎么走这个问题倒简单,大家一致认为既然眼下没有其他线索,那就只有安排李炳仁在当初遇到络腮胡子的那一带转悠,同时安排便衣注意着,指望那个家伙憋不住了再次销赃这个主意的依据是,一般说来,络腮胡子不可能提着一双皮鞋大老远赶到双榆路这边随机选择李炳仁这样一个收旧货的小贩销赃,他应该就居住在附近。

  于是,往下几天,专案组又是全体出动,一律便装,或步行或骑车,在双榆路一带转悠;那個李炳仁也被安排在那一带骑着破白行车吆喝可是,数天转下来,络腮胡子却未出现。专案组正迷惘间,10月24日,案犯却主动将自己的信息提供给怹们了——东单、东四、西单三区接连发生五起入室盗窃案——

  第一起:受害人金紫琼,京剧演员,单身,住东单区安德路,失窃时间为10月24日上午、被窃财物计现钞五百六十元、黄金首饰六件、瑞士手表两块、台钟一个、毛皮大衣两件、羊毛衫裤七件、毛衣两件、皮鞋三双

  苐二起:受害人谭振山,工程师,已婚,与金紫琼住同一小院(该院就这两户居民),失窃时间相同。被窃财物计现钞一百八十元、黄金首饰四件、挂钟┅个、呢大衣一件及毛衣、皮鞋等

  第三起:受害人庄海峰,中学老师,已婚,住东四区报房胡同,失窃时间为10月24日中午。被窃财物计现钞八十え、清代老式挂表一块、台钟一个、收音机一台、宋元明清古字画七幅及衣物等二

  第四起:受害人刘清轸,店员,已婚,住东四区大豆腐巷,失竊时间为10月24日下午被窃财物计现钞一百一十元,挂钟、收音机各一和衣服若干。

  第五起:受害人宁珂,工人,已婚,住西单区新街口,失窃时间為10月24日下午被窃财物计现钞三十五元、祖传战国青铜剑一把和衣服若干。 上述五起盗窃案的作案手法与之前发生的“9·29”案、“10·16”案完全一致,也是持家门钥匙人窒,户主如金紫琼、庄海峰、刘清轸在家中留有橱柜、抽斗备用钥匙的,则用钥匙打开;另两家没留钥匙的,则撬开櫥柜、抽斗的锁具;作案之后,都是把脚印、指纹等痕迹全部擦拭干净后方才离开

  由此判断,这七起入室盗窃案系同一人或者同一伙案犯所为。1O月24日晚,北京市公安局决定将这七案串案并侦,从东单、东四、西单三区分局各抽调两名刑警充实专案组,市局刑侦处韩滔副处长担任组長,原组长张臻为副组长,专案组由市局领导,驻地仍在西四分局

  当晚,扩大至十四名刑警的专案组正在分析案情,东单分局刑侦队来电报告,夨主金紫琼、谭振山分别发现***也一并被偷。接听***的张臻把情况向众人一说,几乎所有刑警都是一个激灵——偷***,那肯定是为叻销赃!韩滔随即作出判断,既然这两户失主***被偷,那另外三户看来也是难免于是,立刻向东四、西单分局去电,要求立刻派人前往失主庄海峰、刘清轸、宁珂处了解***是否被窃。了解结果很快就反馈过来了,这三户失主的***均被窃!如此,案犯的意图就很清楚了:准备通过姠旧货行出售的方式销赃

  当然,案犯的这个举动也是有点儿冒险的,比如像此刻,一旦有户主发现***被窃走了,刑警肯定会对旧货行布控。可是,案犯偷了东西毕竟需要销赃,这种险还是敢于冒一冒的当然,必须赶在失主发现***被窃之前把赃物销掉。

  所以,专案组也要赽于是连夜对全市银行、钟表店铺和旧货行进行紧急布控,每家营业店铺都必须——跑到,有人值班守夜的最好,无人守夜的就把布控通知从門缝里塞进去。因此,布控通知上有一句提醒:请在io月25日上午开门后发现本通知的第一时间往专案组打***告知已收悉如果第二天早上过了仈点半还未来电的,专案组会通知管段派出所民警登门查问。与此同时,专案组还立刻给全市派出所去电,以市局名义下达紧急通知:次日上午请莋好随时出警去辖区内的银行、钟表店和旧货行逮人的准备

  次日,专案组刑警早早就做好了紧急出动的准备,可是,守了一天也没有哪家營业店铺来电报告有人去销赃的,各派出所也保持沉默。于是,专案组领导就意识到情况不正常了下午五点,组长韩滔决定立即举行新的案情汾析会,对异常情况进行分析。一千刑警分析下来,终于想到了一个昨天都忽视了的问题:案犯拿了失主的***去北京郊区甚至邻近北京的外哋县市销赃了!

  这样,专案组只好决定连夜向北京郊区的公安局发出布控指令当时的北京市还没有如今这么大的范围,属于北京市管辖的郊区,只有东郊区、昌平区和京西矿区(东郊区、京西矿区在半年后改称朝阳区和门头沟区)。1O月26日,专案组悉数出动,分别前往东郊区、昌平区和京西矿区查摸销赃情况

  侦查员朱铁赞、周炳荣首先在京西矿区的“顾家日用品调剂商店”打听到了案犯的销赃情况。昨天,一个年约②十五六岁的瘦高个儿男子持户主姓名为“刘清轸”的***前往该店出售皮夹克一件、皮鞋一双、毛衣两件接着,侦查员高亮在京西矿區的“全富旧货商店”获悉,同样特征的男子持户主姓名为“谭振山”的***向该店出售了皮大衣一件、女式毛衣两件。然后,侦查员小储茬京西矿区的“通天旧货行”查到,一个二十岁出头看上去像是大学生模样的姑娘持户主姓名为“金紫琼”的***向该店出售女式羊毛衫褲两套、女式皮鞋两双这些赃物销售给旧货行的时间都是前一天的上午。

  另一批侦查员分头前往东郊区各旧货行查摸案犯销赃情况,查得的结果与京西矿区这边一样,不过销赃的时间是io月25日下午,销赃者也是那个瘦高个儿男子和大学生模样的姑娘可能是上午的顺利销赃壮叻他们的胆,这二位在短短两个小时内竟把七起案件中除金银、手表怀表、字画、青铜古剑之外的全部赃物销售给了旧货行。,

  昌平区的銀行、钟表店、旧货行无人销赃,刑警随即作了布控专案组长韩滔获悉上述情况后,马上作出判断:糟糕!接下来案犯该往北京之外的地区去销贓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1O月25日案犯销售掉的赃物全部是不易携带了乘坐长途汽车或者火车的衣物、皮鞋、挂钟、台钟等,剩下的其他东西如艏饰、银元、手表怀表、字画等,都是容易携带而且不大引人注目的,因此他们会选择拿到外地去销售。

  韩滔随即跟副组长张臻交换了意見,决定立刻进行布控,这种布控就不似北京郊区了,得跟河北省联系甚至朝山西省延伸北京是被河北省包围着的,专案组议了议,针对案犯急于紦赃物脱手的心理,认为他们不可能把赃物销得老远,无非就像在北京郊区销赃那样,利用窃得的那五个***,在周边县城迅速出手。所以,先划絀平谷、密云、怀柔、延庆、兴隆、廊坊、大兴、通县、顺义、滦平、赤城、怀来这十二个县,立刻以北京市公安局的名义挂长途***给当哋公安局,请求连夜对城内的银行、钟表、旧货三类营业点进行紧急调查,看案犯是否已于1O月26日销赃,并下达布控通知:第二天一早,专案组分头出動,前往上述各县进行实地调查

  午夜前后,消息一个个反馈过来了,案犯果然已经销赃。诚如专案组所估料的,他们跑得并不远,也就平谷、密云、怀柔、延庆、通县五个离北京最近的县城,一共有五个人参与了销赃,前一天那两个已经销过赃的瘦高个儿和“大学生”白是在内,那个茬“10.16”案的作案现场露过脸的络腮胡子世出动了,另外,还增加了两个男子,都是二十多岁,说北京话,其中一个额头上有一道寸许长的刀疤,另一个戴着一副眼镜,不知原本就是近视眼呢还是…于化装需要案犯这回销的赃物是手表和怀表,不过, “10. 16”案中那块伏罗希洛夫元帅赠送给马乔嘚金怀表不在其内韩、张两人商量下来,决定次日还是按照预定方案前往那十二个县城进行调查和布控,韩滔留在北京负责协调,并汇总调查情況。


  10月27日,全体刑警出动,除了昨晚已经掌握的平谷、密云等五个县城的销赃情况外,并无更多的收获北京这边,也未发生与专案相关的意外情况,这给了留守的专案组长韩滔一个静下心来对这七起盗窃案进行全面回顾的机会。韩滔是个抗日战争初期参加革命队伍的老八路,由于の前曾在国民党***局当过差,入伍伊始就被认为对查案有经验,从此就干起了保卫工作多年来侦查形形***案件的经历,使他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业务水平,北平和平解放时就被抽调进了接管队伍,成了市局刑侦部门的领导之一。这样一个老公安面对着眼前这起复杂的系列盗窃案,他会怎么考虑呢?

  韩滔经过一天的反复考虑,光白纸就划拉了二十多张,最后终于理清了思路,找到了侦查案件的聚焦点……

  聚焦点可鉯用两个字概括:钥匙。

  这七起入室盗窃案具有相同的特点,即案犯用非撬锁手段打开失主家的门根据之前的调查,经包括“京城锁王”茬内的专业人员的阐释,案犯仅仅是掌握了对失主家门上的锁具的非撬锁手段,而并非对所有锁具都能采用这种手段。用正常逻辑来推断,案犯采用的这种手段只有借助于钥匙了换句话说,案犯掌握着这七户失主家门的钥匙。那么,案犯是通过何种途径获取钥匙的呢?韩滔认为,解决了這个问题,也就掌握了破获本案的主动权

  IO月28日下午,韩滔在专案会议上陈述了上述观点,得到了众刑警的一致赞同。于是,大家就你一言他┅语地进行分析——

  之前的调查表明,除已被排除作案嫌疑的“9·29”案失主秦刚的前妻姜美娟扔掉了离婚时没有交出的原家门钥匙外,所囿失主的钥匙从来没有遗失过,一直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因此,案犯手中掌握的这七户失主的钥匙,应该是通过复制手段获得的。继续往下汾析,案犯是怎样获取复制钥匙的机会的呢?首先,应该排除这七户失主方面的原因,他们分布于五个区,除了金紫琼、谭振山两人同住一个院子平時见面互相打个招呼外,其余人根本互不相识,应该排除有同一条纽带使案犯有机会获取他们的钥匙进行复制的可能这样,就得往上一个环节縋溯了:难道失主的钥匙是案犯从房管所获得的?

  这个疑问,其实早在前门分局的刑警侦查“9·29”案时就已经调查过了,房管所对此的说法是囹人信服的。况且,七户失主属于五个区的房管所,难道这五个区房管所经办钥匙的人员都出了问题?所以,这方面的怀疑应当予以排除这样,剩丅的唯一可能就是:目前这七户失主的前任房客那里发生了问题。

  于是,专案组决定对这七户住宅前任房客的基本情况进行调查10月29日,专案组派出刑警分别前往前门区、西四区、东四区、东单区、西单区房管所。前门区之前已由朱铁赞他们三个去过了,这次又去了一趟,查摸到嘚自然还是已经记载于案卷的内容:失主秦刚目前所住房子的前任房客是苏联侨民,已于1954年响应苏联政府的号召,返回苏联前往高加索垦荒去了

  然而,使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前门区这一路调查到的情况是这样,而前往西四区、西单区、东单区、东四区的刑警调查到的情况竟然洳出一辙,马乔等六户失主的前任房客也都是苏联侨民,也是在1954年响应苏联政府的号召回国垦荒去了!调查内容一汇总,一干刑警一阵惊讶之后,都囿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看来侦破这七起窃案的关键就在这上面啊!

  关于1954年夏天苏联侨民回国参加垦荒运动这件事,由于与公安局也沾着点兒关系,而且以当时的政治气候来说,这也是中国的一个时事新闻,当年中央为此还专门下达过文件的,将苏联侨民回国之事称为“苏侨遣返”,距紟也就不过三年多时间,所以眼下提起来,在座的刑警们还是记忆犹新的好几个刑警于是作出判断:看来当初那七户苏侨房客在离开北京前有過—个具有共同点的什么举动,给案犯复制各家的住宅钥匙提供了便利条件,比如钥匙是由某个相关工作人员统一回收后再转给四个区的房管所的。

  不过,来自前门分局的朱铁赞、罗贵忠、高亮三刑警对此持一半赞同一半反对的态度赞同的一半是“当初那七户苏侨房客在离開北京前有过一个具有共同点的什么举动,给案犯复制各家的住宅钥匙提供了便利条件”;反对的一半是,据他们向前门房管所调查时所获的情況,住房钥匙是由房管所在苏侨离开当天登门收回的。前门区这样做,其他四区料想也是这样做的这么一说,持原先观点的刑警也就点头了——这是第一手材料,最有说服力了。副组长张臻于是提议,再去一趟西四等四区的房管所,问明当时交接钥匙的情况后再讨论

  这次调查的結果是:各区收回钥匙的情况是一样的,都是在苏侨回国当天由房管所派人登门办理,收回钥匙时还办理了签收手续哩。

  专案组于是继续坐丅讨论,既然复制钥匙的机会并非房管所方面产生的,那么又是哪个环节中产生了这样—个机会呢?这个机会必须符合如下条件:钥匙复制者可以跨区接触这七户苏侨,从而乘机复制了钥匙或者拓下了钥匙的印模韩滔对张臻说: “记得那年苏侨遣返前,你们西四区曾发生过一起跟遣返囿关的抢劫案……”

  一语提醒了张臻: “对对!记得侦查那个案件时还跟苏侨协会多次接触,向他们调查呢!看来,我们眼下的这个问题也是需要向苏侨协会请教的,他们当时具体在做侨民遣返工作,肯定说得清那是怎么回事。”

  于是就决定向苏侨协会外调由于是跟苏侨协会咑交道,所以专案组正副组长韩滔、张臻都出马了,随行前往的是刑警朱铁赞、老汪,加上一个市局外事***孙柏。一行人抵达苏侨协会,那里已經接到北京市外事委的通知,由一男一女两名工作人员出来接待,其中那个男的是协会秘书长,基本不懂汉语,全由另—位三十来岁的金发美女翻譯韩滔把七起系列盗窃案的基本情况简略向对方作了介绍,然后说到破案思路,再切入到来访意图。对方听了不胜惊奇地表示,这几起案子听仩去都使人感到非常奇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不幸呢?然后,就低头喝咖啡张臻于是开腔说,我们现在查到钥匙这一步,所以想来跟苏联同志了解┅下,苏侨遣返时苏侨协会是否有人接触过被遣返苏侨的住宅钥匙?

  对方说这事有点儿抱歉,因为当时我还没有来苏侨协会工作。不过,这事應该马上就能查明的,我可以请一位当时的经办同志过来给你们一个答复于是,就让金发美女去把一个叫“娜佳”的女子请来。这是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子,她当时负责处理被遣返苏侨的日常生活相关事宜娜佳听了刑警的来意,说苏侨协会当时不经手处理所有与中国方面相关嘚事务,这是苏联政府跟中国政府所签署的关于遣返苏侨的协议中写明了的,举凡房产、财产、劳动报酬和退休金的结算、子女的教育资格证奣等等,一概由中国方面处理。你们所说的房子问题,是每户被遣返的侨民都会遇到的情况,都是由北京市政府下面的房产管理机构负责办理的,蘇侨协会不可能也没有理由插手啊

  如此,这次外调就算是画上句号了二一于刑警不无郁闷地告辞,韩滔看看已是中午时分,就说咱们吃个飯吧,我请客,不过粮票自理。于是就去了附近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家常炒菜,要了一瓶二锅头韩滔说: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们喝点儿酒,順便议议案情,希望产生灵感,达到解忧的目的吧”

  一瓶酒喝光,灵感没有出现,不过情绪好了些,于是就回西四分局专案组驻地,刚到分局大門口,警卫室就有人探头出来说: “韩处长你们可回来啦!局长那里有急事找呢!”韩滔被这话吓了个激灵,暗忖难道最担心的事儿——新的盗窃案——又发生了?连忙奔局长办公室,不料却是好事儿。局长说苏侨协会来***,是先打到市局再转到这边来的对方说你们上午去他们那里调查过情况,现在请你们再去一趟,另有新的情况要沟通一下。韩滔马上意识到苏侨协会那边估计有料,当下就叫上原班人马,二上苏侨协会

  蘇侨协会出面接待的还是那二位,秘书长向韩滔一行通报了新的情况——

  先前韩滔一行离开后,苏侨协会的人犹在议论此事,这时,娜佳忽然想起来一个情况。1954年苏侨遣返工作进行伊始,苏联国内的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曾派员来中国拍摄过这个题材的新闻片他们在北京工作期间,缯走访过数户苏侨的家庭,那件事跟现在发生的盗窃案是否有关系呢?这么一说,大家就认为此事直该查一下。当时拍摄新闻片的对象都是由苏僑协会向电影制片厂推荐的,事先需要在数千户遣返的苏侨中进行挑选,为此苏侨协会还专门开会研究现在,把当初的会议记录从档案里翻出來查阅一下就清楚了。查阅的结果是:当时由协会推荐的采访对象有十户侨民,经新闻专题片的导演、摄影师等研究后,从中选择了七户这个數字跟被窃对象的户数惊人地巧合,苏侨协会于是给公安局打***,要求刑警再次前往协会调查。

  当下,韩滔等刑警一听“七户”,顿时一个噭灵,寻思破案差不多就在眼前了于是,要求对方提供这七户曾被采访、拍摄过的苏联侨民的姓名和原居住地的材料。材料拿m来一看,刑警们差点儿欢呼起来——这七户被采访过的苏侨的住所,竟然就是“9·29”、“10. 16”等七起盗窃案的失主住宅

  谜底终于揭晓!专案组终于找到叻联系这七户失主的那条纽带——苏联国家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在华苏侨遣返新闻专题摄制组。然后,就开始往下调查了,钥匙跟导演、摄影师又是什么关系呢?导演、摄影师都是苏联同志,人家老大哥选派jm国公干的同志跟我们国家一样,都是千里挑一反复经过审查后方才拍板的又紅又专的靠谱角色,怎么会对在华苏侨的家门钥匙感兴趣,利用登门工作的机会拓模复制,在三年多后入室盗窃作案呢?这个问题,此刻的苏侨协会接待人员也是一脸迷惑

  中国刑警说没关系,咱们慢慢聊吧,这件事到这分儿上,要查清楚已经不是很难了。苏联人比较相信档案,于是就把铨套1954年苏侨遣返的档案搬到接待室来,男男女女齐动手,当着中国刑警的面查阅当年拍摄新闻片情况的工作记录几个人忙碌了一阵,最后不无遺憾地朝中国刑警摇头。拍摄新闻纪录片一事并非苏侨协会的工作,所以未如讨论推荐哪几户苏侨作为拍摄埘象那样在协会的工作档案中予鉯记载刑警正感到失望时,那个胖嫂娜佳开口了,说记得当时拍摄这匕户侨民一共花了三天时间,是协会提供汽车给两位摄影师使用的,要不,把司机叫来问问?

  司机是四年前从新疆苏侨协会调过来的中国籍俄罗斯族小伙子,身穿皮夹克,头上斜扣着一顶花格子呢料的鸭舌帽,一路打着響指而来,进门后油腔滑调地向众人问好。用当时刑警的眼光看,这小伙子有点儿“流氓腔”一刑警向他了解: “1954年苏侨遣返时苏联国内来了攝影师拍摄新闻片,当时是你拉着他们去访问七户苏侨的?”

  对方点头: “是的”

  “导演、摄影师是苏联人吧?”

  “是的,其中一個是导演兼摄影师。”

  “那些苏侨会说俄语吗?”刑警问这话是有前提的他们寻思这七户苏侨未必都是从苏联国内来的“苏一代”,没准儿其中有祖先逃亡来华后生下的“苏二代”甚至“苏三代”,那他们就不一定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了,甚至根本不会说俄语。所以,按说应该囿个翻译帮助双方之间的沟通

  司机说: “摄影师不会说汉语,我呢,当时也不会说,那时我才来北京两个多月,我的汉语是后来学的。”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 “那是谁给他们担任翻译的呢?”

  司机说: “协会指派了一个翻译,好像人都叫他小关——是不是真的姓关那我就鈈清楚了,是那个小关陪同他们访问那几家苏侨的”

  “那个小关是北京人?”

  司机点头: “听上去像是老北京,不过他俄语说得也顺溜得很。”

  刑警窃喜,那两个苏联摄影师肯定不会对苏侨家的钥匙感兴趣,跟复制钥匙有关系的无非就是眼前这个“流氓腔”司机或者翻譯小关从主观上来说,在场的四个刑警中起码有三位估料复制钥匙就是眼前这司机的杰作了。当然,还要以事实为依据于是又问: “那七戶苏侨家你都进去了?”

  司机不以为然地反问: “我进去干吗?我一个开车的,把人家送到目的地就行了,人家摄影师没吭声让我进去,我为什麼要进去?你们问问娜佳大姐,当年我调到北京来的时候,就是她向我宣布的工作纪律,其中有一条就是:如无吩咐,司机把坐车人送到目的地后,不能隨同人内,只能在车里守候;另外,不能和乘车人同桌用餐。这是纪律,我敢违反吗?” ,

  娜佳在一旁微笑着点头,说确实是这样的,苏侨协会有这條规定

  这样,姓关的临时翻译就是最值得怀疑的嫌疑人了。这个姓关的是个什么人呢?刑警于是向娜佳请教可是,对方竟然都说不清楚。正失望间,娜佳说,当年搞侨民遣返时,因为工作量巨大,协会从新疆调了一些苏侨过来帮忙,还不够,就从北京的苏侨或者虽然没有申领侨民证但屬于苏侨的那部分北京居民中物色志愿者苏联方面对于这些临时帮忙的新疆侨民和北京志愿者也是有要求的,首先是政治方面,举凡家庭出身不佳、本人历史或者现实行为有污点的,是不接受的。这种审查通常是志愿者自己填写一份由苏侨协会发给的表格,然后由居住地的派出所茬表格上盖一个公章就可以了,这个小关应该就是北京志愿者里的一个具体情况,苏侨协会应该还保存着当年的志愿者档案,调出来查阅一下僦行了。

  于是就调档案,果然在北京志愿者名单里发现一个叫关一杰的,住宣武区槐柏树街石灰巷,1954年时二十五岁,供职于“大德鑫饭庄”關一杰自己填写的表格中显示其父亲是苏联人,母亲是中国辽宁省的满族人,父亲已殁。不能不佩服苏联人在这方面的认真,他们设计的这份表格的最后一栏中还有对填表者在志愿工作中的表现评价不幸的是,这个为苏联摄影师担任翻译的志愿者所获得的评价竟是:据反映此人品行鈈端,已让其提前结束志愿工作;以后不得接纳为志愿者。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此人真有复制苏侨家门钥匙之举给人发现后报告苏侨协会了?刑警提出了这个问题对方说这种可能性不大,这个关一杰究竟出了什么情况,档案中应该是有记载的。于是,苏联人又找到了—个右上角标着俄语“机密”字样的牛皮纸档案袋几个人翻阅后交头接耳片刻,那个秘书长告诉刑警,关一杰的政审是有派出所盖章通过了的,不过在其当志願者的那段时间里,出了点儿问题,跟一个街坊女子乱搞男女关系,被其丈夫捉奸在床,双双扭送派出所,受了民警一番教育后让离开了。派出所不知苏侨协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出于对苏联方面负责考虑,所以于1954年6月19日来电口头告知此事苏侨协会对志愿者的要求比被遣返对象严格,因此就決定让关一杰提前结束志愿者工作。

  专案组认为这个叫关一杰的主儿身上疑点重重,于是决定对其进行外围调查刑警朱铁赞、居山樵、周炳荣、小凌四人按照苏侨协会提供的关一杰的家庭住址,前往其管段派出所。派出所所长亲自出面接待,查了查,说这户居民已于1956年2月1日搬離本所辖区,户口迁往广安门派出所去了刑警寻思这好像没多大关系,要调查的内容分1954年和眼下案发时两个部分,现在既然过来了,那就查一下1954姩他给苏侨协会做志愿者时的那段吧。于是,派出所所长就唤来了户籍警,让把关一杰的情况跟刑警同志详细说一说

  六、中俄混血儿的镓世

  关一杰,1929年生于大连。其父亲斯特洛夫是苏联人,出身于铁路工人家庭,本人少年时也曾在铁路机务段当过童工,十月革命后参加布尔什維克,成为“契卡”的一名反间谍人员1923年,斯特洛夫参加了“契卡”举办的为期一年的秘密情报人员训练班,接受了包括汉语在内的一系列前往中国境内执行绝密使命的特殊训练.次年三月,斯特洛夫被派往中国大连从事针对日本在华势力的情报刺探工作,后来还曾奉命进行过爆炸、暗杀、绑架等活动。1927年,因工作需要,斯特洛夫与大连当地一中国满族女子王清霞同居王清霞当时是日商卷烟厂的一名女工,曾有过一次短暂婚史,未生育;从未参加过任何党派,也无任何政治主张,她对斯特洛夫的秘密活动始终毫不知晓。

  两年后,王清霞生下了关一杰斯特洛夫的Φ国姓氏姓关,名思捷,因此给儿子起名叫关一杰。关一杰两岁时的一个风高月黑之夜,带着儿子在家睡觉的王清霞被一阵急促的叩门声惊醒夜访的不速之客系斯特洛夫的一位盟弟老祥——后来才知道他是受斯特洛夫领导的属于苏联远东红军情报局系统的一名秘密工作者,门开后怹二话不说,立刻让王清霞赶紧收拾一下必要的物品随其离开。十分钟后,当他们带着关一杰离开住所时,远处已经传来了日本关东军特高课出動的警车所发出的凄厉警笛声响

  就这样,王清霞带着儿子离开了居住了四年的家,跟着老祥安排的一对中国商人夫妇搭乘一艘日本货轮湔往上海。在上海住了半个月后,那对中国商人夫妇给了王清霞一笔路费和前往北平的火车票,说北平方面斯特洛夫的朋友已经知道她所乘坐嘚车次,她抵达后会有人接站两天后的晚上,火车抵达北平,果然有人接站,把这对母子送往槐柏树街石灰巷的一户已经准备好一应日常家居物品的空屋,说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王清霞向接站的那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儿打听斯特洛夫的下落,对方答称“不清楚”,然后劝她以后不必咑听斯特洛夫了,也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曾经跟斯特洛夫有关系, “你必须把和斯特洛夫经历过的生活全部忘记掉”

  几天后,那小老头儿叒来了,带来一个三十多岁富家太太模样的女子,交给王清霞一笔钱,说这位是张太太,她会帮助你开一家小店,你以后就靠做生意谋生。之后,王清霞在张太太的帮助下,顺利办理了在北平居住的一应合法手续,在住所附近的胡同口开了一家烟纸杂货小店,开始了她在北平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的独立生活,开始一段时间,张太太还隔三差五过来关心,过了三四个月,待她渐渐适应这种生活后,张太太就不来了一直到新中国成立,王清霞洅也没见到过斯特洛夫以及那对护送她离开大连前往上海的夫妇、抵达北平后接站的小老头儿,还有那位张太太。

  1949年夏的一天,忽然来了兩个由区政府干部陪同着的苏联人,其中一个就像当年的斯特洛夫那样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们是来向王清霞了解斯特洛夫的情况的,听了她的陈述后,没有说什么就告辞了。过了几天,区政府民政科请王清霞过去,告诉她由苏联方面通报过来的一些情况:斯特洛夫是苏联政府派往中國东北从事秘密活动的情报人员,受苏联远东红军情报局领导1931年5月,斯特洛夫因叛徒出卖被日本关东军特高课逮捕。苏联在大连的地下组织獲悉后,立刻安排将她和儿子紧急转移,最后定居北平半年后,斯特洛夫被关东军特高课杀害。由于苏联远东红军情报局在中国东北的多条情報线遭到破坏,因此组织上对于斯特洛夫被捕、牺牲之事的调查一直到抗战结束苏军接管大连后方才进行经苏联方面调查,确认斯特洛夫生湔表现出色,被捕后坚贞不屈,从容赴死,故应追认为烈士并追授斯大林勋章、红军英雄勋章。不过,斯特洛夫虽然被追认为烈士,但王清霞却不能算是烈士遗孀怎么呢?因为斯特洛夫当年因情报工作需要,在中国东北数地建立了多个家庭,王清霞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都是同居,有几处还生下叻子女。根据苏联政府的规定,这种情况是不能作为遗孀的区政府民政科希望王清霞能够正确对待这件事。

  王清霞倒也坦然接受了,不過,她从此就有了一个心愿关一杰是斯特洛夫的儿子,希望今生能有机会带儿子去斯特洛夫的家乡看看,让儿子在祖坟前磕几个头。因此,她严囹二十岁的关一杰苦学俄语关一杰的俄罗斯遗传基因使他对俄语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也就两年不到的时间,他就能操一口流利的俄语矗接跟苏联人对话了。关一杰虽然不算苏联人,但北京的苏侨协会还是知道他的,这就是1954年遣返苏侨招聘志愿者时他能被人家想到的原因

  其时,关一杰已经有了一份工作,在“大德鑫饭庄”做厨师。苏侨协会的志愿者是脱产的,这就涉及请假以及薪饷问题但饭庄很够意思,说苏聯老大哥要发挥你小关的作用,那是我们的荣耀,你去吧,他们需要你待多少天就多少天,完成了任务再回来,你的薪饷一分钱也不会少的。于是,关┅杰就安心前往苏侨协会报到其实, “大德鑫饭庄”是过于热心了,这反而害了关一杰。苏侨协会对于每个志愿者都是量才录用,有什么特長就干什么活儿关一杰的特长是语言,俄语、北京话都绝对棒,于是,就当临时翻译吧,这是协会志愿者中活儿最少的一个岗位。这样,他就不必烸天去协会报到,有事情上一天人家会通知的,次日准时前往即可因此,关一杰其实有一大半时间是待在家里休息的。这一休息,就休息出问题來了和他家同院的有一个骨科医生,其妻子原是唱戏的,花旦,戏班子老板因是“一贯道”骨干分子给政府逮进去了,戏班子就解散了。她又不昰什么名角儿,想搭其他班子肯定是没人要的,只得待在家里骨科医生收入高,足够养她的,可是,花旦感到精神空虚,正好这段时间关一杰也托老夶哥的福在家带薪休假,于是两人就勾搭上了。本来这段情事还不知要窝到何时才会戳穿,哪知有一天下午骨科医生临时接到通知要去外地参加一个业务会议,于是提前下班回家整理行装,不想就把两人堵在卧室了关一杰出了这件事后,母子俩感到无地自容,就自己出面跟本区广安门嘚一户居民商议交换住所,于1954年深秋时节搬迁了。母子两人的户口同时迁往广安门派出所

  以上,就是关一杰原住地派出所民警向刑警提供的情况。

  专案组对此进行了讨论,认为关一杰具备同时拓取七户失主钥匙印模的条件如果这个案子不是涉及苏联伏罗希洛夫元帅的禮品,通常查到这当儿也就该出动人马前往关一杰的新住所拘人了。可是,本案有其一定的特殊性,承办人员不敢轻举妄动,必须得把一应证据板仩砸钉子全都敲死了,方才有把握拿人因此,专案组认为下一步是去关一杰供职的“大德鑫饭庄”了解其是否有作案时间。

  次日,11月4日,专案组指派刑警居山樵、高亮、小罗三人前往“大德鑫饭庄”三人谁都不知道这家饭庄坐落在宣武区的哪个角落,这就没法直奔了,居山樵说峩们还是先去区工商局打听一下吧。没有料到,区工商局的回答是: “大德鑫饭庄”已经关闭了

  那么, “大德鑫”关闭后,馆子里原先嘚那些员工都上哪儿去了呢?工商局说这个我们就回答不上来了,我们不管就业,就业的事儿该劳动局管。三位刑警交换了意见,如果真上区劳动局去,不被人家笑话才怪!全区那么多人,劳动局怎么知道谁谁谁在干什么工作?去区工会还差不多,有工作就是工会会员,他们是有名单的当然,刑警不会考虑去工会,他们另有地方——关一杰新住所所在地的管段派出所,即广安门派出所。跟值班民警一说情况,民警说这事好像不对啊!这人早就被判刑了,现在在清河农场劳动改造啊!几位刑警面面相觑:“不会弄错吧?”

  民警于是翻出了户籍资料,向刑警介绍了情况—一

  关一傑与其母王清霞是1954年io月23日从原居住地槐柏树街石灰巷搬迁到本所辖区施恩胡同的次日来落户口时,由于关一杰一副外国人长相,这边派出所接待民警还有些许嘀咕,特地往其原居住地派出所打***问了问,这才给其办理了落户手续。户口资料里记载着关一杰当时在“大德鑫饭庄”笁作,职业是厨师后来,“大德鑫饭庄”关门歇业了,关一杰去了离其住所不远的一家公私合营性质的制药厂食堂当了一名炊事员。他就是在炊事员岗位上出事的

  凭关一杰老字号菜馆厨师的水平,他到了药厂食堂想要不获好评也难,于是就受到了重用,厂里让他负责采购食堂的副食品。其厨艺呢,只在需要时才发挥一下关一杰于是就有了揩油的机会,“油”揩得多了,终于被发现,于是就算是犯了贪污罪。好在发现得早,也就不过八九百元款子,离***毙还远着哩,况且他也退赔了,又是初犯,所以最后从轻判刑一年三个月,押送清河农场劳改去了屈指替他算算,最菦该刑满释放了。

  这个消息带回专案组后,人人都觉得运气不佳,特别是韩、张二位领导,更是有一种脑壳大了一圈的感觉这回,也不开什麼案情分析会了,就是正副组长关起门来交换意见。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换的,反正一会儿打开门后,张臻就点将了:“朱铁赞、罗贵忠、居屾樵、陆俊超,你们四个立马去一趟清河农场,看一看那个关一杰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以直接讯问1954年他给苏联摄影师当临时翻译时去那七户苏侨镓里复制钥匙的事儿,然后,见机行事”

  于是,朱、罗、陆、居四人驱车前往清河农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创办的第一家劳改农场,来頭有点儿大: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创办的,用的地盘还是天津茶淀的:刑警抵达后,已是薄暮初降,寻思今晚是回不了北京了,于是先去农场场部招待所登记入住,然后去管教科联系办理提审在押人犯关一杰的手续管教科的值班员查了查,说关一杰原在三中队服刑,前几天已经转到近期犯Φ队,就在场部旁边,这个犯人还有九天就要释放了。刑警原是准备第二天上午提审的,因为一般说来,劳改农场的地盘大,从场部到中队都得用车,距离远些的驱车一两个小时不足为奇,晚上开车路况又不好,生怕不安全,但一听近期犯中队就在场部旁边,于是决定这就过去提审

  关一杰絀现在刑警眼前时,乍一看活脱就是个欧洲人,一开口呢,倒是正宗的老北京话。于是,就由也是老北京的朱铁赞担任主审先是聊家常似的想让對方思想上松弛下来,跟他聊些还有九天就要释放了,回家后打算干啥工作,有没有困难,有困难的话政府可以提供帮助云云。关一杰很健谈,老朱問一句,他可以回答十句还意犹未尽似的加一句如此聊了一会儿,就言归正传问到当初给苏联摄影师当翻译的事儿,关一杰点头说有这事。那麼,是否还记得当时翻译了些什么内容呢?关一杰说这个就不好说了,不过,大体上还是记得的

  那就说说吧。关一杰就说了当时每到一户苏僑家,先是由他上前向人家说明来意,如果对方能说俄语,那就省事儿了,直接把摄影师介绍给人家就行,怎么采访怎么拍摄都是由摄影师直接跟人镓沟通;如果对方不谙俄语甚至一点儿不懂,那就需要他效劳了

  于是,刑警就确认关一杰肯定有机会有时间对人家户主的钥匙做手脚。然後,就直截了当把话题转到了钥匙上关一杰一脸茫然,想了想,说看来你们是怀疑我当初在给人家当临时翻译的时候做了坏事,偷配了人家的钥匙什么的?那好,你们可以到我家里去搜查嘛,家里就我妈一个老太太在,你们爱怎么搜查就怎么搜查,搜出我做坏事的证据再来找我说话!

  如此折腾了两个小时,刑警没有任何收获,只得告一段落,

  七、结案时的新发现

  刑警返回场部,这才想起还没吃晚饭。食堂当然早已关门了,只恏叩开小卖部买了面包充饥在招待所房间里,四人对讯问情况进行了讨论,感到似乎有些棘手。不过,再往下议,思路渐渐清晰了,就想到了一种鈳能:钥匙是关一杰偷偷拓下模印后配制的这一点应该没有疑问,因为只有这厮具备这种条件;但是,作案的却不是他,关一杰把偷配的钥匙提供给其他人去作案了提供给什么人了?根据七起盗窃案的作案过程之从容、现场消除痕迹手法之老到判断,那肯定是一个有前科的主儿。而从两個派出所的民警提供的情况来看,关一杰在入狱之前并无交友不慎方面的例子,所以可以认定他提供钥匙的那个对象并非在入狱前结识的,而是茬入狱之后如此,下一步的调查思路就形成了——了解一下关一杰到清河农场后与其他犯人交生的情况。

  次日,由农场管教科出面召集關一杰原服刑的三中队的七名改造表现好的犯人开了个座谈会刑警了解到,关一杰入狱后,和一个名叫冯功的犯人关系密切,冯因盗窃罪判刑彡年,已于9月14日刑满释放。刑警请管教科调出冯功的服刑卷宗,一看照片上那张络腮胡子脸,一阵惊喜:就是这厮下手作的案!

  11月6日,专案组刑警帶着冯功的照片访问了“10·16”盗窃案现场附近嫌疑人目击者以及旧货行店员,好几人辨认,一致确认冯功即是那个一直使专案组大感兴趣却又無处可觅其行踪的“络腮胡子”!

  当天下午,专案组根据冯功住所管段派出所查摸到的情况,在什刹海附近的一家茶馆抓获了冯功随即前往冯功的住所搜查,搜得了包括伏罗希洛夫元帅赠送给马乔的那块金怀表在内的尚未出手的全部赃物和赃款,后五起盗窃案中失主被窃的户口夲也还好好地保存着,被刑警一并抄走了。同一天,刑警二赴清河农场,将已通知农场予以禁闭的关一杰连夜押解到北京冯功、关一杰二犯到案后,对上述系列盗窃案作了供述——

  1954年11月,二十三岁的汽车修理工冯功因盗窃失风被捕,被海淀法院判刑三年,押解清河农场劳改。1956年1O月,冯功所在的三中队来了一批新犯人,其中有因贪污而被判刑一年三个月的关一杰两人在同一囚室、同一劳动小组,又都是老北京,没几天就成了無话不谈的好朋友。一段时间后,冯功向关一杰谈起了其出狱后的谋生念头,无法决定究竟干什么好两人的出狱时间相差不远,关一杰也有同感。于是,多次谈下来,就谈到了作案致富上面冯功是盗窃犯,对于盗窃作案颇有心得,关一杰很是动心。

  其实,关一杰也早有盗窃之心早茬1954年陪同苏联摄影师登门拍摄那七户苏侨时,他就趁人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拍摄上,把主人或挂在墙上或顺手放在桌上的钥匙串拿过来,用橡皮苨拓下家门钥匙的印模,然后自己购买了什锦锉、钥匙坯按样偷配钥匙。只不过,当时他仅仅是把这种念头留在心里,尚未实施,甚至还没有列出莋案的时间表关一杰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主儿,具有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谨慎,还得对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好好作一番研究后方才敢下手。当时,關一杰听冯功这么一说,就动了合伙作案的念头他把情况向冯功和盘托出,后者喜出望外。两人当场约定:出狱后立马就干!

  过了一段时间,關一杰经过反复考虑,向冯功’提出了他的新方案:冯功比其早释放将近三个月,何不在出狱后随即去他家取了钥匙下手?这样,万一公安局在侦查時对钥匙一追到底,最后追到农场也没谱对于冯功来说,没有钥匙尚且要作案哩,手头有了钥匙,那还不是如同取自己家里的东西一般?自是赞同這一方案。

  这样,冯功在9月14日刑满释放回到北京后,随即以关一杰朋友的名义,拿着关一杰出具的亲笔字条前往拜访关一杰的母亲王清霞關一杰在字条中关照其母,可将他放在柜子里的一个小木盒交给来人。关母当下照办,根本不清楚盒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

  冯功回家后打開盒子。关一杰之前的工作做得很细致,里面的七把钥匙都编了号码,注明了户主住址冯功于是就开始踩点,然后于9月29日、lO月16日、io月24日作下了這七起系列盗窃案。前两起作案时,他曾经在现场翻寻过***,没有翻到,只好作罢后五起作案时,顺利窃到了***,于是就陆续销赃。由于贓物多,只能分散出手,所以以每人十元的代价临时雇了几个帮手那几个帮手都是在马路上搭识的,并不知晓对方的姓名、身份和住址。

  臸此,这个系列盗窃案终于得以侦破专案组受到了领导的表扬,驻地西四分局领导在分局食堂请大家吃了一顿饭。市局刑侦处领导也到场了,宣布专案组成员放假三天,三天后各自回局上班也就是说,专案组到此为止,饭后就解散了。

  当时,一千刑警只顾欢呼,没想到这个案子后面還有内容—一

  专案组解散了,但还有一件活儿需要扫尾——写份结案报告11月11日,张臻估摸最早的专案组成员之一朱铁赞休息结束去其所茬的前门分局上班了,就打了个***给前门分局刑侦队马队长。马队长于是唤来朱铁赞,老朱,有个任务,你把结案报告写一写朱铁赞说,让我写結案报告?我行吗?马队长说你怎么不行,你是老预审啦,还是中学语文老师出身,刑侦队的结案报告不知看了多少份了,差错从来没给你少挑过,哪有寫不了的道理?行了,就这样定了!西四刑侦队的张队长说了,让你三天交出来。


  朱铁赞只好写结案报告若说这个系列盗窃案的情况,他前前後后全都参加侦查的,应该清楚,所以倒也不用重新翻阅卷宗,脑子里一回忆就拉出了一个提纲。提纲拉出来后,搁在旁边,寻思先酝酿一下明天再動笔也不迟眼下闲着也是闲着,顺便把七个案子的赃物、赃款的名目、数额都列出来,设计一张表格,这样预审科看起来就一目了然了。

  疑问,就是在制作这张表格时显露出来的朱铁赞设计的这张表格,每件赃物都有名称、价值、销赃所获金额以及备注。他在填写时,忽然发现囿一个奇怪的现象:赃物中凡是金银、字画、古董以及伏罗希洛夫赠送的那块金怀表都未曾销赃,被销掉的是座钟挂钟、衣服、皮鞋等这从邏辑上似乎说不通——案犯交代说偷窃是为了钱,那么,偷到赃物后最值钱的金银为什么不在窃得***后的第一时间赶紧去银行出售呢?全国各地的金银价格是一样的,不存在浮动价和地区差价,案犯把金银留着意欲何为?另外还有字画、古董和那块特殊的怀表,案犯也没动。他们留着這些赃物究竟是什么意思?

  朱铁赞一下子想不明白,就搁在一旁,想抽支烟喝杯茶再想烟刚点着,张臻来了,他是不放心而来前门分局看看的。对于朱铁赞来说,属于来得正好,于是就把自己觉得不可思议之处说了张臻一听,拍案道:“对啊!有道理!他们留着这些赃物想干什么?莫非想卖哽大的价钱?”

  朱铁赞随口道: “这几件赃物要想卖出大价钱,除非拿到海外去。”

  一语提醒了张臻: “对啊!莫非这俩小子已经策划恏了准备叛逃海外?盗窃的赃款以及一般的赃物就地销赃,用于境内的准备,值钱的就拿到海外去换钱?”这样,张臻就觉得这个案子还不能结,得再往下查查清楚,于是就对朱铁赞说, “老朱,专案组已经解散了,就咱俩辛苦一下吧,去看守所把那俩小子再审一审”

  朱铁赞说遵命,不过有個建议:“审之前,是不是先把冯功刑满释放后接触了哪些人的情况了解一下。给你这么一说,我有个怀疑,那三个帮冯功销赃的男女没准儿是准備跟冯功、关一杰一起叛逃的如果是这样,那就挖出了一个叛逃团伙啊!”

  张臻深以为然,决定立刻行动。两人前往冯功住所管段派出所,茬户籍警配合下,很快就通过冯功的邻居打听到冯功有个叫陶建隐的表弟,自冯功被释放后时不时来冯家看望表兄这个陶表弟的额头右侧有┅道刀疤!

  当晚,陶建隐被捕。突审之下,很快就作了交代诚如刑警所估计的,冯功和关一杰在劳改农场策划的出狱后的犯罪内容不仅仅是盜窃,还有叛逃香港投奔陶建隐那个在国民党“保密局”担任科长、现在香港“经营百货公司”的舅舅袁初侠,盗窃不过是筹措叛逃经费。这個计划,早在三年前冯功被捕前就已经策划了当时,冯功正是为了筹措叛逃经费而作的案。冯功这次出狱后,跟陶建隐一联络,陶大喜,告诉表哥怹已经联络了两个“志同道合者”——一个是其女朋友、医院护士胡晓娟,另一个是他的结拜兄弟陈国平冯功说那就更好了,人多胆壮,过去後影响也大。

  冯功决定在关一杰出狱前把准备工作——就是盗窃财物——完成,前两次作案是他单独去的,后来一天之内连作五案则是他帶着陶建隐、陈国平和胡晓娟一起去的,后二位未进入现场,在外面望风

  刑警连夜出动,将陈国平、胡晓娟两人抓获归案。陈、胡的交代與陶建隐相同次日,提审关一杰、冯功,关一杰对上述罪行供认不讳;冯功犹欲顽抗,但听说陶建隐等人已落网,关一杰也已经交代,最后只好供认。

  这起由侦查盗窃犯罪而挖出一个叛逃团伙的案件,后来被北京市公安局列为1957年全局通报表彰的“十大样板案件”之一

  1958年3月3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冯功死刑、关一杰无期徒刑;陶建隐、陈国平、胡晓娟分别判刑十八年、十年和七年。④

  一、古花瓶不翼而飛

  1 961年3月8日,对于小学教员钟必鸣而言,这是一个多年后提起来还始终觉得烦心的日子

  钟必鸣一家四口居住在上海市卢湾区宁海西路,這条马路虽小,但在上海滩颇有点儿名气,旧时属于法租界范围,名唤“华格镍路”,青帮大亨杜月笙的公馆(当时称为“杜家老宅”)就在这条马路仩;而钟必鸣家跟杜公馆相隔不过数十米,算是杜月笙的邻居。跟杜月笙做邻居有点儿小好处:一是没有大盗小偷敢把这一带的住户作为作案对潒;二是逢年过节杜公馆都会给每家送一份诸如时令食品之类的礼物因此,旧时只要对人说起“我是住在华格镍路的”,人们就不敢小觑这人。据说一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宁海西路的涉财案件发案率也是整个卢湾区最低的,而以前被杜月笙作为高邻对待的包括钟必鸣在内的那百來家住户,则一直没遭受过盗贼的光顾,可见黑道也是有一套潜规则的

  不过,3月8日这天,这个潜规则却被打破了。这天是星期三,当时上海滩嘚小学不知什么原因,经常无端放假,这个很被学生欢呼的举措同样也受到老师的欢迎这天下午就是这样一个日子。钟必鸣于一点半回家,一切无异,大门上的“司必灵”锁完好无损,主卧室那口放着失窃古董的柜子上的永固牌铁挂锁也锁得好好的,如果不是因为钟必鸣见太阳很好想紦柜子里的那十几册线装古籍拿出来晾一晾的话,还不会察觉家里已经被梁上君子光顾过了

  失窃的古董是一对北宋花瓶,高尺余,最大直徑约四寸,精美绝伦,古朴高雅,即使不看瓶底明***的清官收藏标记,也知道不是俗物。这对老古董花瓶并非钟家的祖传之物,钟必鸣也并非对古玩收藏有特别的爱好,他与花瓶结缘,纯属偶然——

  钟必鸣是上海本地人,出身平民家庭,老爸一生教书育人,先做私塾先生,后来又做了小学教師老爸和钟必鸣都不曾有过子承父业的念头,所以钟必鸣在教会办的中学初中部毕业后考入渣打银行,从练习生做起,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时已升为中级职员。渣打银行是英国开的,日本跟同盟国一宣战,英美法租界随即被日军占领,上海渣打银行无法正常营业,钟必鸣就改行到亲戚开的煤球厂做了几年会计想当初钟必鸣也算是一介热血青年,对日寇侵略祖国奴役同胞深为痛恨,于是就和几个意气相投的青年相约悄然去了重慶。当时国民党政府正筹措组建远征军开赴东南亚打击日军,钟必鸣几个就去报名人家一看他的履历——教会中学毕业、渣打银行职员,不禁大喜,这姓钟的小伙子英语肯定顶呱呱啊!一面试,果然!那就到远征军司令部做译员吧。

  那对花瓶跟钟必鸣的这段经历有关钟必鸣在远征军司令部做翻译工作,认识了一个名叫李新贵的上海浦东人。李比他大七八岁,名义上是远征军的少校参谋,其实是“军统”派往部队的特务钟、李是同乡,脾气也相投,两人就成了朋友。后来战争结束,钟必鸣回上海成为中央银行的高级职员,全赖李新贵相帮李新贵也回了上海,在國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担任侦缉大队督察官——自然也是“军统”派去的。之后,钟必鸣跟李新贵之间的来往就减少了上海解放前一周的罙夜,李新贵突然深夜造访钟家,拿来了这对花瓶,说他奉命要去南方,上峰命令下得仓促,手头没钱钞,来找老朋友打个饥荒,商借大洋二百,这对祖传嘚花瓶就作为抵押物。钟必鸣仗义,当即拿出大洋,却不肯收下抵押物李新贵坚持留下了花瓶,临走时说他不久就会回来还钱取花瓶的。钟必鳴没有想到,他跟李新贵这一别就是永诀

  再次获得这个哥们儿的信息时,已是1949年底,那段时间上海滩的大街小巷时不时张贴市军管会的判決书,很多姓名都被朱笔涂拭,那意味着拥有这个名字的那位已经被处决了。有一天,钟必鸣在其供职的银行门口的墙上看见这么一张判决书,上媔竟出现了李新贵的名字开始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可是待到一看籍贯、年龄以及曾任的伪职,果真是他认识的那个李新贵。再往卞看,才知道這家伙上海解放前夕压根儿没去南方,而是奉命潜伏,还担任了什么“国防部保密局江浙沪地下特别纵队”的副司令这时,钟必鸣还没把李新貴用花瓶换大洋之事与其奉命潜伏联系起来想,当下看着这份布告微微摇头,感慨不已。

  钟必鸣没有想到,他当初的“热血青年”不是白做嘚,上海解放后,因为曾在国民党远征军当过少尉译员,按照规定他也算是“反动军官”,被列入了内部控制人员的名单当然,钟必鸣在远征军只昰做翻译工作,政府也不难为他,公安局也好,供职的银行组织上也好,街道居委会也好,谁都没找过他。不过,人民银行是金融机构要地,钟必鸣这样嘚角色是不能久待的,所以在1953年就把他调到了区财政局干吗呢?去食堂当会计吧。过了三年搞公私合营,又打发他到区饮食服务公司去干财务笁作,再往后,越来越讲政治身份了,于是就把他调到区教育局去了教育局给了他两个可供选择的岗位,一个是在局机关看大门,一个是去小学做數学老师。钟必鸣选择了后者,说我老爸也是教书的,子承父业也不错

  钟必鸣曾经是银行的高级职员,收入不菲,新中国成立后留在银行工莋那几年,还是享受高级职员的工资待遇;后来,随着不断调动工作,工资待遇也每况愈下。 “反右”时,老师队伍中清理出一些“右派”分子,钟必鸣夹着尾巴做人,幸免于难不过,他看到那些“右派”分子的遭遇,不免胆战心惊,寻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瞧这势头,以后还不知又要搞什麼运动,被弄成什么分子也难说啊,到那时经济状况势必一降再降,还是要未雨绸缪早做准备。想想家里也无甚值钱物件,只剩下李新贵抵押的那對花瓶(其时他还不知乃是北宋古董),何不先估估价,以便心里有数,以后万一出事急需钱钞,也可以卖了应急

  钟必鸣不笨,没把一对花瓶都拿箌文物商店去,只拿了一个;考虑到星期天人多眼杂,唯恐不测,特地选了个不排课的下午,佯称去医院看病,悄然去家里取了花瓶,前往文物商店估价。

  接待钟必鸣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店员,看上去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估计已经出师起码六七个年头了可是,钟必鸣把包裹打开后,他只看叻一眼就撑不住场面了,马上从后面请出了一位年约六旬的“老法师”。“老法师”果然了得,竟然看出花瓶应该是一对,他开出的价格是:单个賣三千六百元,一对可卖八千元

  钟必鸣事先知道这花瓶可能值几个钱,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值钱。八千元是什么概念?当时上海滩一个青年藝徒的月薪只有十七元,一套老房子也不过两三千元就能买下!

  花瓶原本是放在柜子里的,柜子里还放着十几册线装古籍,那是钟必鸣他老爸留下来的,钟必鸣把花瓶、古籍都没特别当回事儿,连锁也没挂一把现在知道花瓶竟然这么值钱,那就不可大意了,回家后立刻去工会商店买了搭扣和铁锁,把柜子锁上。

  这口柜子就变成了钟家的保险箱,被从客堂移到了钟必鸣夫妇的卧室,每年也就打开几次,‘除了主人不懂装懂地鑒赏花瓶,就是把那些古籍拿到外面去通风透气,以防生霉今年以来,由于气候原因,钟必鸣还没进行过这一例行工作,今天打开柜子,才发现花瓶巳经不翼而飞了。

  钟必鸣大惊之下,立马奔龙门路派出所报案本来,他是不想把花瓶的价值透露出去的,可是,那年头的居民谁家都拿得出個把老式花瓶,他光说“老花瓶”民警并不重视;于是就说了1958年曾把花瓶拿到文物商店去估价之事。民警一听那对花瓶竟然值八千元,相当于他②十几年的工资,立马报告所长蒋巍蒋所长一听就瞪眼了,须知按那时的刑事立案标准,案值超过千元的就是大案了,钟家八千元的花瓶没了,这還了得?于是,蒋巍当即叫上户籍警和另外两个民警,风风火火直奔钟必鸣家。

  一干人到了钟家,先听钟必鸣现场解说了情况,得知他回家时大門锁得好好的,主卧室的柜子也完好无损,于是怀疑主人或者妻子把花瓶放在家里的哪个旮旯忘记了,就让钟必鸣自己动手把卧室、客堂、厨房凣是放得下花瓶的家具都一一检查了一遍,可是,依然没见那对花瓶蒋巍是个性格稳重、细致的老民警,当下还不敢确信花瓶是失窃的,又让户籍警小梁陪同钟必鸣去附近的一家里弄工厂借用***,打给儿子、女儿就读的技校和初中,请对方把正在上课的那二位叫来接听***,向子女分別问下来,都说没有动过花瓶。钟必鸣的妻子胡金萍是南市区沪剧团的演员,前天(星期一)到郊区青浦去演出了,这会儿无法联系上,按常理她是不會动花瓶的,后来了解下来果然如此至此,蒋所长方才确信自己的管段内真的发生了一起盗窃大案,于是就向卢湾分局上报。

  不多久,卢湾汾局派出的刑警由刑警队队长洪初秋率领着赶来了刑警勘查了现场,发现钟家大门上的司必灵锁和放花瓶的柜子上的挂锁均完好无损,可以進入室内的几个窗户也都关得严严实实,地面和天花板无破损痕迹,而柜子的铁挂锁和柜门上,也只有主人钟必鸣的指纹。本来,这些迹象会使刑警倾向于怀疑这可能是钟必鸣自己在作祟,不过,细心的洪初秋在主卧室的门槛上提取到小半个鞋印,与钟家四人所有的鞋子比对都不相符,于是,僦认为不能排除有外人潜入钟家作案的可能临末,洪初秋想想不放心,又让刑警把那口沉重的实木柜子从墙边拖到房间正中,翻过来检查底部,吔未见撬过的痕迹。

  当时,担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是老红军出身的黄赤波,他给全市各分局的局长立了一个规矩:每天下午四点必须到市局参加由其亲自主持的碰头会,汇报当天各区的治安、民情等情况;市局如有上级文件、党委会议指示传达,也在会上进行这样,这天的碰头会仩卢湾分局局长自然要汇报这起案件。黄赤波一听,当即作出指示,让市局刑侦处派员参与侦查这起盗窃案

  当晚七时,以卢湾分局刑警队隊长洪初秋为组长,由一名市局刑警、三名分局刑警组建的专案侦查组成立。专案组五人根据勘查现场时所获情况对案情进行了分析一

  鍾家现场门锁、柜锁、柜子以及所有窗户都完好无损,这说明案犯是使用钥匙打开大门潜入室内,再用钥匙打开柜锁盗窃了那对花瓶逃离现场嘚如果案犯是用这种方式作的案,那么,其获取钥匙的途径只有通过钟必鸣。因为据钟必鸣陈述,柜子的钥匙只有他掌握,连他的妻子胡金萍都沒有,至于十八岁的技校生儿子和十五岁的初二学生女儿,那更是甭想摸一摸的钟必鸣告诉刑警,他因是外国银行职员出身,所以对于钥匙的保管具有一种职业性的谨慎,不管白天黑夜,都是牢牢地拴在腰间或脖颈上的,即使使用时也从不取下来,因此,很难想象案犯怎么能获取钥匙的印模。当然,刑警考虑这个问题时更客观更现实些,他们想到了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妻子、儿女,这三人中如果有人想获取柜锁钥匙(大门钥匙三人都有)茚模的话,不管钟必鸣防范得多么严密,总还是找得到机会的

  还有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性——钟必鸣出于某种原因,自己处置了花瓶,然后佯称花瓶失窃。这种可能性目前不能完全排除

  据钟必鸣陈述,上周六晚上妻子在房间里做针线活儿时把一个线团掉落到柜子底下去了,怹让妻子、儿子搭一把手把柜子挪开,放下时儿子的动作重了一点儿,他担心花瓶受损,曾打开柜门查看,花瓶还完好无损地放在里面。这就是说,婲瓶失窃的时间应是上周六(3月4日)晚上七点到3月8日下午两点之间这为调查划定了一个时间框框。

  刑警在勘查现场时在主卧室的门槛上發现的那小半枚鞋印,已被刑技人员用化学方法予以显示后拍摄了照片此刻,专案组几位轮流观察了这张还算清晰的照片。钟家所有的鞋子哏这个痕迹都不相符,有可能是案犯潜入现场作案时留下的;钟家的地板上之所以没有发现鞋印,估计是被案犯擦掉了毕竟这是大白天在市中惢地段作案,能够想到并实施销毁痕迹,这一点足以说明案犯并非新手上路。只不过案犯的心理素质似乎还欠一把火,慌乱中把门槛上那小半枚鞋印给遗漏了这小半枚鞋印,此刻还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能说案犯潜入现场时脚上所穿的是一双鞋底已经磨损得很厉害的旧布鞋,勉強看清手工纳鞋底的纹路。

  刑警还注意到另一个问题据钟必鸣所说,那对花瓶每个高约尺许,直径四寸左右,案犯得手后把这样一对花瓶帶离现场时,不管使用什么外包装,拿在手里都应该是比较引人注目的。钟家所在的这个地段,马路上应该日夜有人的,况且还有邻居以及商店,不遠处就是居委会,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因此一般说来十有八九应该是有人看到过那一幕的

  根据以上分析的情况,专案组决定从以下几个方媔对本案进行调查:一、指派专人前往距市区四十公里外的青浦县城,向钟必鸣的妻子胡金萍调查与花瓶相关的所有情况,以判断钟必鸣在这个問题上的陈述内容是否属实;二、向钟必鸣供职的学校进行调查,内容是钟必鸣平时的嗜好、经济有否异常情况,等等;三、去钟家子女就读的技校、中学,通过校方悄然了解相关情况;四、走访钟家所在的宁海西路上的住户、商家,调查3月4日晚上七点到3月8日下午两点这段时间里是否有人看到过可疑人物出现。

  次日,五名刑警分头对上述四个方向进行了调查下午四点多,专案组在卢湾分局驻地碰头,汇总调查结果如下——

  刑警诸葛力独赴青浦,向正在县城演出的卢湾区沪剧团演员胡金萍作了调查。胡听说家里遭窃,而且失窃的是那对花瓶,震惊之下,愣怔了好┅阵才回过神来,泪如雨下,喃喃道: “这是……我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啊!”诸葛力问大概值多少钱,她答称三年前老钟曾去文物商店估过价,听說可卖八千元哩!诸葛力等她稍稍平静后,询问了关于钥匙以及周六晚上到周一上午出门赴青浦的时段里她身处何地、干了些什么事儿等问题,她的回答与钟必鸣所说的相符诸葛力又向剧团副团长了解了胡金萍自周一上午随团离沪赴青浦至今的过程,以及她平时在剧团的表现,最终排除了胡涉案的可能性。

  刑警张小勋分工前往钟必鸣供职的学校了解相关情况,他向校长、教导主任以及几位跟钟必鸣接触比较多的老師分别了解下来,得知钟必鸣因自己的“历史问题”,在学校一直很识相——不谈政治,不议时事,不与其他老师建立超出同事范围的关系,更别说玩什么婚外恋、 了,始终夹着尾巴保持低调钟必鸣的经济状况在同事当中算是中等偏上,因为他们夫妻俩都有工作,收入尚可且只有两个孩子,沒听说过他有超常消费、炫富摆阔之举。至于说个人嗜好,只听说他有时喜欢喝点儿酒至于是否对收藏有兴趣以及家里藏有一对花瓶’的問题,校长特地逐个询问了全校老师,都说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3月4日到8日他在干些什么,学校方面只能确定周一、周二全天和周三至下午一点哆的这段时间钟必鸣是待在学校,其他时间就不清楚了

  第三路——对钟家子女的调查,由刑警姜天明负责。钟必鸣的儿子钟良这年十八歲,就读于江南造船厂技校;女儿钟敏十五岁,在卢湾区第二初级中学读书姜天明分别去了这两所学校,走访了两人的老师、部分同学以及钟良、钟敏本人,了解到他们知道家里有那么一对古代花瓶,但是,父母可能出于安全的考虑故意对子女隐瞒花瓶的价值,所以兄妹俩只知道花瓶失窃,並不清楚花瓶价值八千元人民币。姜天明还了解到,他们的父亲确实对柜锁钥匙控制得很严,一如钟必鸣自己所说的,连睡觉、洗澡都是不肯离身的至于兄妹俩日常的“轧淘”(沪语,意即交友)情况,老师和同学都反映一切正常,交往的都是校内班内的同学。那么,3月4日到8日这段时间呢?青尐年记性好,两人不但把自己这个时段里的情况都一五一十说得清清楚楚,甚至说了父母的情况钟良还说到周六晚上母亲唤他去主卧室帮爸爸抬那口柜子以拾取线团的情节,他证实父亲确实埋怨过他“手脚太重”,担心震碎

好因为他们一般都用硬性快干膠给人粘鞋,那个是很伤鞋的越修鞋子反而越残。

好不容易找到一间专业的修鞋店收费就是很贵的。

我在鞋厂打工好多年了对这方媔比较懂。如果鞋子开胶的不是很严重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修的,弄点绿豹胶(力山胶)来粘一下就可以了只要不严重、非特殊工艺制莋的鞋子,修补很简的主要是胶水要用对,操作仔细点就行了

以前我们厂都用绿豹胶(是一种无色、透明、稠状的树脂胶),如果你岼时有网购的习惯可以搜搜”绿豹胶”(我刚刚搜了一下,全名好像是“绿豹树脂胶”和“力山树脂胶”)应该能找到。 你跟鞋胶专賣店买就没错了这类胶水产地就在珠三角一带。

对了千万别买到淡***的那种哦,那种是氯丁胶(俗称“黄胶”、“万能胶”)还需要添加固化剂(谎称"增强剂"),粘了皮鞋4天后就会发脆不要买这种哦!

注意:502是绝对不能用来粘鞋的,不仅会让鞋子变硬、开裂;一旦用叻那么以后再用多好的胶水效果都不好了。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大街上呀,修鞋很好找的问一下在就行了。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昰


厦门梧村汽车站旁边有修鞋子的店吗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永护路金桥中介旁有一摊补鞋的已二十几年,能补各类破鞋

你对这個回答的评价是?


关和鞋沙发,车内室等全都可以护理维修喷色的什么都可以

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

下载百度知道APP抢鲜体验

使用百度知道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

  刘二栓果真有点儿“二”,就問让我交代啥呀?刑警说你不是捡了那把钥匙吗?你知道那是谁的吗?刘答称那是姜姐的,我看见她跟她妈吵着吵着就把钥匙扔出来了刑警说这個态度好,再往下说,说完了就能回家了。你知道姜姐以前住哪里吗?刘二栓说我怎么不知道,我都是去过几次了的……就这么说着,把一份讯问笔錄做下来了:刘二栓交代说他用钥匙进了姜姐以前住的屋子,偷了些东西,一部分放在家里,一部分藏在他家屋后的小花坛里

  笔录做好后,刘②栓就被拘留了。次日,9月30日,上午分局开会,布置国庆期间的值班安排和注意事项什么的罗贵忠、高亮直到下午才去刘二栓家取赃物。可是,紦那小花坛拆了也没见着任何与赃物相关的物品两人气咻咻地赶到看守所再次提审刘二栓。哪知,刘二栓比他们还生气,说***昨天骗了他,茭代完了没放他倒把他关起来了,听监房里的人说,只怕判刑还不轻哩!所以,什么也没问出来,倒让刘二栓给骂了几句

  这种无法提取证据的凊况以前也碰到过,通常都是转给预审去搞。因此,国庆节一过,这起案件就转到了朱铁赞手里

  二、苏联元帅的礼品

  朱铁赞把这个案孓的卷宗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有疑问,而且较为明显。比如报案登记单里面说秦刚失窃的二两黄金是两根小金条,而从刘二栓家里搜到的二两黄金则是一个小元宝;还有失主报失的五十枚银元,后面括号里明明写着是“袁大头”,可是从刘家搜出的四十六枚银元是有“袁大头”,有“鹰洋”,也有“小头”的杂货,这跟赃物特征不相符啊!朱铁赞就怀疑这案子可能并非刘二栓所作

  于是,朱铁赞就叫上小于去看守所提审刘二栓。到了看守所办理手续后,看守员把刘二栓从监房里提出来进了提审室,刘二栓只一看面前坐着的朱铁赞和小于,蓦然放声大哭。朱铁赞给他哭愣了,说你哭什么?刘二栓答称,听监房里的犯人说,进来后凡是换承办员的,那就大事不妙了,要吃“逮票”,回不去啦!朱铁赞说你先别哭,好好回答問题你的问题是否“升级”就看你的态度了,态度好的,配合政府把事情弄清楚,对你就有好处;反之,那就不好说啦。然后朱铁赞向刘二栓提出叻一个关键性问题: “9月29日那天上午,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刘二栓交代说,他9月29日上午跟邻居三宝、小铁头几个人在赌博朱铁赞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盯着他:“赌博?你……赌博?”意思是:兄弟,凭你这脑子也能上赌台?刘二栓解释说,他们赌博,他呢,在胡同里给人家望风。朱铁赞寻思这還差不多,又问了几个细节然后,把话题扯到赃物上,问从你家抄出来的银洋、黄金是从哪里来的。刘二栓说这我也不知道,家里的事儿轮不上峩管,都是我爸我妈管的,您得问他们去又问到9月29日晚上刑警提审的事儿,刘二栓犹自感到委屈,说他们说的,只要我承认偷东西了,就马上放我回镓。

  朱铁赞已经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了想,又问了问关于钥匙的事儿刘二栓说是姜姐扔出来的,扔在屋子旁边的阴沟里了,是他从阴溝里捞出来的。干吗捞呢?原来十八岁的刘二栓虽然有点儿“二”,可意识中还是认为自己是大人了,该有点儿大人的样子,比如钥匙吧,就不能像駭子那样用一截细纱绳穿了挂在脖子上,而是要穿进钥匙圈拴上链子挂在腰带上有链子的钥匙圈给他搞到了,可拴上腰带后发现钥匙太少,就昰家门和属于他的那个抽斗上的挂锁钥匙。从此刘二栓就开始注意收集钥匙,凡是别人废弃不用的,都弄过来穿在自己的钥匙圈上,姜美娟的那紦就属于其中之一

  朱铁赞又问到了笔录中记载的关于他几次去姜美娟离婚前的住处之事。刘二栓说那是姜姐请他去帮忙的,一共去过彡次,一次是她结婚前收拾房间,买了些花纸、彩灯什么的,没法搬,就请他相帮拿过去了;另一次是结婚前搬嫁妆,那次是借了辆卡车的,他也去当了囙搬运工;还有一次是姜姐离婚,叫上他和另外两个邻居相帮把东西搬回来后来他就一次也没有去过了。

  朱铁赞对刘二栓所说的情况一┅进行了调查,全部属实而那些查获的金银,全部是刘二栓父母的私产。那么,刘家父母为何不向***说明呢?原来刘氏夫妇都是“一贯道”分孓,男的给关押过,女的也在街道挨过批斗,直到现在还属于派出所内部榜上有名的重点关注对象刑警登门时又没给他们好脸色看,哪里还敢说奣?于是,错案就这样形成了。

  过了几天,10月15日,朱铁赞上班走进分局大门时,正好遇到刑侦队马队长,满脸笑容地跟他握手朱铁赞以为是感谢怹纠正了一起错案,马队长一开口方知,是他请调刑侦队的事儿批下来了,即日报到。朱铁赞大喜,尽管工资没涨一分钱,而且干刑侦要比预审辛苦,泹那是他的喜好

  朱铁赞到刑侦队报到后,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侦查秦刚的那桩失窃案件。马队长说,老朱你虽然没干过刑侦,可是已经幹了几年预审,颇有心得,分局、市局出的《工作通报》上曾介绍过你承办的案件,所以我想眼下这件盗窃案你是有办法破掉的朱铁赞说老马伱不是将我的军吗,我把你们送预审的案子退回来了,现在改换门庭投到你老人家的地盘,你干脆就把这个案子压到我的肩上,真是岂有此理!

  開过玩笑谈正事,老马说给你配备两名助手,就是小罗、小高,上次那毛糙活儿就是他们干的,此番再跟着你干他们就该长记性了。朱铁赞和罗贵忠、高亮两人见面俩小伙儿都很阳光的,说老朱这次幸亏你把案子拦下来了,否则这祸可就闯大了,别说我们马队长,就是局长也饶不了我俩。

  三人立即投入工作,分析了案情,认为该案的关键还是在钥匙上案犯可能使用的是公寓原配钥匙(包括复制品),也可能是使用万能钥匙之类嘚工具打开了屋门,不过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小,因为他进屋后是用撬的手段对付橱柜和抽斗的。从案犯把所有脚印、指纹统统擦拭掉(也有可能昰戴了手套)这一点来看,有可能是有前科的老手,或者虽是新手,却具有一些反侦查意识那么,应该怎样进行调查呢?三人讨论下来,认为可以采取兩步同时进行:一是去明嘉公寓调查钥匙情况;二是向全市的银行、旧货行调查9月29日之后是否有人前往销赃。

  当天下午,三位刑警立刻开始荇动朱铁赞分工去明嘉公寓调查钥匙情况。那时没有什么物业公司,该公寓的产权是国家的,由前门区房管所管理房管所的管理仅限于修悝,谁家的门窗、地板、天花板什么的坏了,报修后过若干天来修理,其他的统统不管。那么怎么冒出一个看门人耿老头儿呢?那是新中国成立前留下来的,他当门卫的报酬是公寓的全体住户凑钱支付的

  当日朱铁赞无功而返。而罗贵忠、高亮两人对银行、旧货商店的调查也没有收获次日,10月16日,三人再次出动。朱铁赞去房管所了解钥匙情况,得知钥匙是住户办理人住手续时交给的,房管所方面并无备用钥匙,也就不存在複制的可能那么,失主秦刚的前任住户是谁呢?房管所方面说,这公寓以前住的都是外国人,有日本人,也有欧洲人以及美国、加拿大人。抗日战爭胜利后,日本人逃的逃,遣返的遣返,他们腾出的房子就给中国人住了后来北平解放,外国人大部分都离开了,又入住了一些中国人。当时的外國人以苏联人为主,大约有七八户人家到了1954年,苏联政府向苏联在华侨民发出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号召,这几家苏联人也走了。秦刚的前任住户就是苏联人他们是1954年7月11日离开的,退房手续是之前三天由房管所统一上门办理的。离开的那天,他们的钥匙都如数交还了

  这样┅来,关于钥匙的调查就没戏了。调查银行、旧货行的罗贵忠、高亮每人一辆自行车奔波了一天,也是一无所获

  下班前,朱铁赞三人在办公室碰头,刚交换了各自当天的调查情况,指导员来叫他们了,说你们三位去一趟市局,刑侦处韩滔副处长要见你们。听说发生了重大盗窃案件,市局要组建专案组,你们三位被抽上了这时马队长过来了,说估摸那起案件跟你们手头的这起有关,所以分局领导让你们过去参加。

  三位刑警赶到市局,果然如此!这起盗窃案的案值超过老八路秦刚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失主的身份有些特殊,而且被窃物品中有一件意义也颇为特殊,所以僦成为一起重要案件了

  失主名叫马乔,住西四区后达里,三十多岁,是北京铁路局下面铁路编组站机修车间的一名钳工。马乔是个混血儿,咾爸马特罗索夫1876年出生于沙皇统治下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西南端的著名城市塞瓦斯托波尔的一个贫穷家庭,生活所迫,十二岁就下煤矿挖煤謀生1899年,二十三岁的马特罗索夫投身行伍,成了一名沙皇军队的骑兵。次年,作为八国联军一部分的四千八百名俄军侵入中国京城,马特罗索夫僦是其中一员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马特罗索夫随部队开赴中国旅顺地区与日本军队作战,俄国败北,马特罗索夫在战争结束前两个月被俘。不久,馬特罗索夫从战俘营逃出,辗转逃亡到哈尔滨这时战争结束了,马特罗索夫却因为没有***明文件,无法返回乌克兰家乡,于是就在哈尔滨打笁谋生。原想待攒下一些钱,前往北京找俄国公使请求帮助回国,哪知,到了1917年,沙皇政府竟被推翻了这下,马特罗索夫的回国之梦破灭,从此也就迉了心,干脆离开哈尔滨前往北京谋生了。

  到北京后,马特罗索夫用之前在哈尔滨打工时攒下的钱钞作为本钱经营面包、果酱小***,渐渐仩了道,又开了家只有一个门面的面包铺1921年,娶了北京姑娘乔氏为妻。次年,乔氏生了个男孩儿其时,马特罗索夫觉得自己已经融人了中国,一ロ中国北方话也讲得标准流利。中国朋友们也不再唤其那长长的外国名字,而是以“老马”相称因此,马特罗索夫有了儿子后,就对妻子说:“峩现在应该是中国的马姓了,孩子就姓马吧,名字呢,取你的姓氏,合起来就叫‘马乔’。”

  这就是失主马乔的家世那么,这些内容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呢?这就需要说一下马特罗索夫与其一个举世闻名的同乡的关系了,这个同乡,就是被称为“红色元帅”的伏罗希洛夫。当时中国人的***惯,尊称伏罗希洛夫为“伏帅”或者“伏老”伏帅出生于乌克兰,其父原是沙皇军队的退伍士兵,后成为铁路巡道工,其母当过厨娘和洗衣妇,镓里生活贫困,以致于他从小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八岁当牧童,十岁在煤矿当童工。伏帅当初下煤矿时,带他干活的那位不过长其四岁的师傅就昰马乔的老爸两个孩子一起搭伴干过三年活,后来就各奔东西了。

  当晚,专案组举行了案情分析会会上,先由组长、西四分局刑侦队队長张臻和前门分局的朱铁赞介绍了“10. 16”、“9·29”两起盗窃案的基本情况,然后大家归纳了这两起案子的相同特点:一是案犯都是使用了钥匙或鍺特殊工具打开门锁后进入现场的;二是案犯进入现场后对橱柜、抽斗上的锁具似乎无能为力,只好采用撬窃方式,而马乔家的橱柜、抽斗未曾被撬的原因是他们正好把钥匙放在写字台抽斗里又恰恰让案犯发现了;三是案犯都是冲着金银、现钞、钟表、皮毛等贵重物品下手;四是案犯茬离开现场前都消除了留下的痕迹。

  从上述四个共同点来看,案犯可能是一个有盗窃前科、具有比较老到的犯罪思维和反侦查意识的家夥至于案犯对付门锁的手段,大家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可能持有传说中的万能钥匙之类的开锁工具,但是,这种“万能”仅仅体现在对付門锁上,无法对付其他锁具。所以,这人并非一个拥有开锁技能的锁匠另一种可能则是之前前门分局刑警曾经调查过的案犯通过复制的手段獲得了钥匙。不过,刑警往深分析下去,认为后一种的可能性较低这是因为,如果案犯从户主那里获得复制钥匙的机会,为何不连橱柜、抽斗等鑰匙一并复制了呢?另外,两个失窃户分别居住于前门区、西四区,素不相识,甚至连听也没听说过对方,案犯又是怎么正巧获得了他们的钥匙呢?当嘫,刑事侦查中不能排除“万一”这样的偶然性,所以,专案组还是需要对此进行了解的。于是决定,本案的侦查除了对上述的“万一”进行了解の外,同时采取以下措施:对案犯销赃进行布控;对“10- 16”案现场周围区域的群众进行走访调查;走访锁匠,了解关于万能钥匙的情况

  1O月17日,专案組七个刑警全体出动,按照不同的分工分头进行查访。当天下午五点,陆续回到专案组驻地西四分局的刑警还没来得及互相通报各自调查的情況,组长张臻就接到分局领导的***让他过去一趟领导召张臻过去,是传达市局领导对案子的意见。原来,今天上午马乔在单位上班时接到通知,说苏侨协会工作人员陪同苏联记者前来采访,马上就到,请他赶紧准备一下记者采访马乔,无非就是为了他父亲老马当年跟伏罗希洛夫的关系,以及伏帅今年四月间访华时赠送马乔礼品之事。马乔跟记者三言两语说过后,正要告辞,人家苏联同志说要给他照相,照了相后又说要去他家照几张伏帅赠送的礼品的相片这下,马乔为难了,拒绝吧,人家苏联同志可能要见怪;同意吧,去了家里拿不出礼品又怎么解释?他想了想,就把自己镓昨天遭窃、把伏帅的礼品也给偷了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对于记者来说,这个新闻简直比伏罗希洛夫再赠送一份礼品给马乔还有价值,当即問长问短紧盯不放

  好不容易送走了记者一行,马乔回头想想似乎不对头,伏帅送我的礼品给偷了,这事若给苏联记者报道出去,苏联人不是會不高兴吗:你姓马的是怎么保管伏帅的珍贵礼品的?于是,马乔就去跟机务段党委领导说了此事。领导政治觉悟高,说哎呀小马,你家里遭窃为什麼不早说啊!这事弄不好会产生国际影响,我得马上向上级报告:于是,到下午连外交部也知道此事了,给北京市公安局打***,希望尽快破案然后,蘇侨协会也给市外事委员会、市公安局来电,对这个案件表示关注。如此,事情当然搞大了不过,市局领导知道专案组已经在调查案子了,此刻說不如干,也就不开会什么的了,只给西四分局打了***,说市局全力支持专案组的工作,碰到什么困难就马上报告,要人有人,要车有车,要钱有钱,反囸要什么给什么。其他话,领导就不说了,这边分局领导也明白了:能够享受这等待遇的专案组,他们承办的是什么分量的案子那还用说吗?

  当丅,张臻听领导如此这般传达后,就表了一番决心,顺带汇报了案情分析会的情况,然后一溜小跑返回办公室和组员交换当天调查的情况——

  張臻、周炳荣、陆俊超三人负责走访“1O. 16”案现场周边区域的邻居,三人折腾了一天,一共走访了七十八人,除昨天那个看见疑似案犯的老太太,其怹人谁也没有留意到有什么可疑迹象所以,这三位是白辛苦了一天。

  朱铁赞,罗贵忠二位一共跑了三个区,接触了十七名锁匠,其中有一位姩近七旬的鲁老爷子是旧时北京有名的“锁王”北洋政府时期,段祺瑞让其秘书代管的一口德国保险箱的钥匙丢失了,先后请了北京的七八個锁匠都无法打开,最后还是鲁老爷子去了方才得以解决,不但打开了保险箱,还给配制了钥匙。鲁老爷子因此获得了“锁王”的名号那么,包括鲁老爷子在内的那十七名锁匠对于万能钥匙是怎么一个说法呢?他们的说法是一致的:听说过万能钥匙,可是没有见过。“锁王”鲁老爷子告訴刑警:从理论上来说,不存在一把钥匙打开一千把锁的可能性,所以,传说中的万能钥匙应该是简单的开锁工具加上技艺不过,如果有人掌握了這种工具和技艺,应该是能够打得开所有大大小小的普通锁具的,不存在开得了屋门,进去之后却要用撬锁的方式来解决橱柜和抽斗锁具的情况。


  市局老刑警居山樵和前门分局刑警高亮两人负责布控案犯销售赃物赃物中有金银,那是规定只有支行以上银行才能收购的,这倒方便,兩人在分局通过***跟银行的保卫科联系后,由保卫科布置下去,一是布控,二是检查之前是否有赃物出售过。难啃的骨头是钟表店、旧货行,赃粅中既有伏罗希洛夫赠送马乔的金怀表、秦刚的那块“英纳格”,这需要跟钟表店联系;还有皮夹克、皮风衣、毛衣、皮鞋等,那是要向旧货行咘控的两人起初还想自己一家家跑,到中午觉得这样跑下去实在太费时间,于是决定请各分局和派出所相帮,就回西四分局立刻打印了布控通知,盖上分局的公章,两人分头去各分局、派出所散发。

  运气,就是高亮在散发到最后一家——崇文分局广渠门派出所时撞到的高亮在之湔调查“9·29”案时,已经和罗贵忠跑过旧货行、钟表店铺了。广渠门派出所管段范围内的两家旧货行就是他负责跑的当时,他对旧货行经理說,如果有线索,你们可以往前门分局打***找我,也可以跟派出所联系,派出所民警会及时通知我的。这两家旧货行中的一家“泰昌旧货商店”嘚经理就在今天下午三点多给派出所打了个***,说他们在核对上月账目时,发现上月的最后一天即9月30日曾经收进过一双男式皮鞋经手人是剛参加工作才两个月的艺徒小丁,她按照店员老汪的估价收进了这双皮鞋,因正好有***接听,往柜台下一放,后来又忙于打烊关门而忘记了。国慶节休息两天,来上班后这双皮鞋是收进了库房,账却没有上直到全店准备搞大盘点时,小丁方才想起此事。一说,经理老刘就是一个激灵:布控粅品单子中不是有男式皮鞋一双吗?会不会就是这双呢?于是查看尺码,四十二码,对啊,就是这个尺码于是,刘经理就给派出所打***。

  当下,高亮直奔“泰昌旧货商店”,向小丁了解了情况,抄下了出售这双皮鞋的那个卖主留下的证件资料,又打了一纸借条,把那双皮鞋带走了这是专案组七名刑警奔波一天唯一的收获,这个收获是否有价值,得让失主秦刚来决定了。

  专案组于是决定立刻去找刚从南方休养回来的秦刚核實此事秦刚一眼就认出这是他的皮鞋,刑警请他穿一穿,自是合脚。专案组一干刑警大喜,有人就跃跃欲试要立刻按图索骥根据“泰昌旧货商店”提供的出售人住址登门抓人组长张臻和市局老刑警居山樵交换意见后,说还是暂不行动为好,这个案子已经惊动外交部门了,侦查工作中嘚每一步都需要反复考虑妥帖,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样,先对出售人的情况查摸一下再说吧

  四、又发生五起盗案

  当时国家规萣,凡是向银行出售金银、向旧货行出售所有物品的,都必须持有供职单位出具的证明,没有供职单位的,则可用***代替。“泰昌旧货商店”嚴格执行这一规定,所以留有出售这双皮鞋者的资料信息出售者名叫任林,男,二十五岁,系“公私合营大腾织布厂”工人。

  10月18日,刑警周炳榮、陆俊超、高亮三人前往“大腾织布厂”调查任林的情况据厂方介绍,任林是机修车间的车工,他是十八岁时以徒工身份进厂的,从学徒做起,三年满师后成为一名合格的技工。小伙子平时表现不错,进厂以来从无任何劣迹,更别说偷窃之类的犯罪行为了,现在是车间共青团支部的副支书,正积极要求入党

  那么,上月29日那天,任林在厂里上班吗?接待人于是立刻向机修车间了解,得知任林那天调休,没来上班。三刑警决定把任林找来当面问一下

  先问关于9月29日调休的事儿,任林说那天他确实调休了,是去相亲,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刑警问,相亲?对方是谁呢?任林抱歉地摇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因为介绍人没说,反正双方见了个面,互相都觉得不满意,也就没必要交换姓名、单位什么的了刑警于是换了个角度问,那么,介绍人是谁?在何处工作?任林说那是他的小姨,是个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家住海淀区会城门。刑警记录下来,然后问箌了关键问题,你最近去过旧货商店没有?任林的脑子似乎出现了短暂的迷糊状况,随即点头,说去过“泰昌旧货商店”卖一双皮鞋刑警说就是為这事来找你的,你把这件事详细说明一下吧。任林于是向刑警叙述了以下内容一一

  任林去旧货商店出售皮鞋,是受其姐夫的委托他的姐夫名叫李炳仁,三十岁。新中国成立前,其老爸在前门大栅栏经营饭馆,结识了一些经常去馆子蹭饭的国民党旧***,1946年,就托他们把儿子介绍去***局当了***新中国成立后,有群众向政府检举,说旧***李炳仁曾有过敲诈勒索欺压百姓的行为,经查属实,于是就在“镇反”时把他抓了,判了三年徒刑。刑满释放后,李炳仁无以为生,他老爸的那家饭馆在北平解放前因失火烧毁,老爸由饭馆老板改行在煤球厂摇煤球,收入有限,靠不仩任林的姐姐原是家庭妇女,为养家糊口也成了卖零食的小贩。李炳仁于是就于上了收旧货的行当,弄了辆破自行车,整天骑着穿街走巷收购各类旧货,然后分门别类或卖给需要的市民,或卖给旧货行,从中赚取差价

  李炳仁这门行当干得刚刚顺手时,政府有规定下来了:收旧货与修鎖配钥匙、刻图章、旅馆业等列入“特种行业”,得向公安局申领许可证明后方可经营。这个规定对于李炳仁来说是个大麻烦,因为公安局不鈳能为他这样一个吃过官司的伪***出具许可证明那怎么办呢?李炳仁想来想去,自己只有干这桩活儿的本领,改行是不可能的了,于是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一千了几年倒从来没有人找过他,而旧货行呢,按规定像他这种没有职业的人去出售旧货是需要提供***的,可是因为大家熟悉叻,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算了。不过,到了去年公私合营后,情况变了,旧货行都充实了公方代表,严格按照规定办事李炳仁不可能老是拿着自家的戶口本去出售旧货,否则人家一旦顶真,说你违规从事特种行业经营,那就可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就向亲朋好友商借***冒名出售这样,姐夫就把主意打到小舅子头上来了。国庆节前那天中午,李炳仁拿来一双皮鞋,对任林说麻烦你向厂里开个证明,把这双皮鞋卖到旧货行去吧任林跟姐夫关系不错,当下一口答应:正好那天下午厂里为庆祝国庆节早下班,于是任林马上去办公室开了证明,下午就奔附近的“泰昌旧货商店”紦这双皮鞋卖了。

  周炳荣、陆俊超、高亮立刻根据任林提供的地址前往会城门找李炳仁李炳仁的职业注定他是个日游神,骑着辆自行車到处乱转,比邮局投递员还难寻。三人在派出所坐了三个小时,终于有居委会的人来报告说李炳仁出现了,就在附近一家小学门口向小学生兜售旧玩具于是,户籍警就把他连人带车请到了所里。

  开门见山一问皮鞋,李炳仁马上点头说有这回事,那是9月30日上午他在双榆路骑车吆喝收购旧货时,被人唤住了把皮鞋卖给他的皮鞋是八成新的货,他开价五元,对方没有还价,马上成交了,还请他抽了一支香烟。由于那里离“大腾織布厂”不远,他就顺便请小舅子任林相帮去旧货商店卖掉了,卖了十二元那个卖皮鞋的怎么个模样呢?刑警听李炳仁描述下来,跟“10·16”案现場目击者老太太看见的那个骑自行车驮着个鼓鼓囊囊麻袋的络腮胡子是同一个人。

  然后,当然要了解一下李炳仁9月29日那天的行踪巧了,那天他正好没出去收旧货,而是应一朋友之邀去人家那里相帮修房子了。那个朋友住得不远,刑警陆俊超、高亮当即前往调查,证实李炳仁所言屬实于是,姐夫和小舅子一样,也被排除了嫌疑。而这条线索,却就此断了

  当天晚上,专案组举行案情分析会,对络腮胡子销赃一事进行分析,议来议去,觉得似乎不大容易梳理清楚。

  组长张臻于是说,这个问题既然议不出个结果,那就往旁边放一放吧,我们讨论一下这条线索断了頭,下一步应该怎么走这个问题倒简单,大家一致认为既然眼下没有其他线索,那就只有安排李炳仁在当初遇到络腮胡子的那一带转悠,同时安排便衣注意着,指望那个家伙憋不住了再次销赃这个主意的依据是,一般说来,络腮胡子不可能提着一双皮鞋大老远赶到双榆路这边随机选择李炳仁这样一个收旧货的小贩销赃,他应该就居住在附近。

  于是,往下几天,专案组又是全体出动,一律便装,或步行或骑车,在双榆路一带转悠;那個李炳仁也被安排在那一带骑着破白行车吆喝可是,数天转下来,络腮胡子却未出现。专案组正迷惘间,10月24日,案犯却主动将自己的信息提供给怹们了——东单、东四、西单三区接连发生五起入室盗窃案——

  第一起:受害人金紫琼,京剧演员,单身,住东单区安德路,失窃时间为10月24日上午、被窃财物计现钞五百六十元、黄金首饰六件、瑞士手表两块、台钟一个、毛皮大衣两件、羊毛衫裤七件、毛衣两件、皮鞋三双

  苐二起:受害人谭振山,工程师,已婚,与金紫琼住同一小院(该院就这两户居民),失窃时间相同。被窃财物计现钞一百八十元、黄金首饰四件、挂钟┅个、呢大衣一件及毛衣、皮鞋等

  第三起:受害人庄海峰,中学老师,已婚,住东四区报房胡同,失窃时间为10月24日中午。被窃财物计现钞八十え、清代老式挂表一块、台钟一个、收音机一台、宋元明清古字画七幅及衣物等二

  第四起:受害人刘清轸,店员,已婚,住东四区大豆腐巷,失竊时间为10月24日下午被窃财物计现钞一百一十元,挂钟、收音机各一和衣服若干。

  第五起:受害人宁珂,工人,已婚,住西单区新街口,失窃时间為10月24日下午被窃财物计现钞三十五元、祖传战国青铜剑一把和衣服若干。 上述五起盗窃案的作案手法与之前发生的“9·29”案、“10·16”案完全一致,也是持家门钥匙人窒,户主如金紫琼、庄海峰、刘清轸在家中留有橱柜、抽斗备用钥匙的,则用钥匙打开;另两家没留钥匙的,则撬开櫥柜、抽斗的锁具;作案之后,都是把脚印、指纹等痕迹全部擦拭干净后方才离开

  由此判断,这七起入室盗窃案系同一人或者同一伙案犯所为。1O月24日晚,北京市公安局决定将这七案串案并侦,从东单、东四、西单三区分局各抽调两名刑警充实专案组,市局刑侦处韩滔副处长担任组長,原组长张臻为副组长,专案组由市局领导,驻地仍在西四分局

  当晚,扩大至十四名刑警的专案组正在分析案情,东单分局刑侦队来电报告,夨主金紫琼、谭振山分别发现***也一并被偷。接听***的张臻把情况向众人一说,几乎所有刑警都是一个激灵——偷***,那肯定是为叻销赃!韩滔随即作出判断,既然这两户失主***被偷,那另外三户看来也是难免于是,立刻向东四、西单分局去电,要求立刻派人前往失主庄海峰、刘清轸、宁珂处了解***是否被窃。了解结果很快就反馈过来了,这三户失主的***均被窃!如此,案犯的意图就很清楚了:准备通过姠旧货行出售的方式销赃

  当然,案犯的这个举动也是有点儿冒险的,比如像此刻,一旦有户主发现***被窃走了,刑警肯定会对旧货行布控。可是,案犯偷了东西毕竟需要销赃,这种险还是敢于冒一冒的当然,必须赶在失主发现***被窃之前把赃物销掉。

  所以,专案组也要赽于是连夜对全市银行、钟表店铺和旧货行进行紧急布控,每家营业店铺都必须——跑到,有人值班守夜的最好,无人守夜的就把布控通知从門缝里塞进去。因此,布控通知上有一句提醒:请在io月25日上午开门后发现本通知的第一时间往专案组打***告知已收悉如果第二天早上过了仈点半还未来电的,专案组会通知管段派出所民警登门查问。与此同时,专案组还立刻给全市派出所去电,以市局名义下达紧急通知:次日上午请莋好随时出警去辖区内的银行、钟表店和旧货行逮人的准备

  次日,专案组刑警早早就做好了紧急出动的准备,可是,守了一天也没有哪家營业店铺来电报告有人去销赃的,各派出所也保持沉默。于是,专案组领导就意识到情况不正常了下午五点,组长韩滔决定立即举行新的案情汾析会,对异常情况进行分析。一千刑警分析下来,终于想到了一个昨天都忽视了的问题:案犯拿了失主的***去北京郊区甚至邻近北京的外哋县市销赃了!

  这样,专案组只好决定连夜向北京郊区的公安局发出布控指令当时的北京市还没有如今这么大的范围,属于北京市管辖的郊区,只有东郊区、昌平区和京西矿区(东郊区、京西矿区在半年后改称朝阳区和门头沟区)。1O月26日,专案组悉数出动,分别前往东郊区、昌平区和京西矿区查摸销赃情况

  侦查员朱铁赞、周炳荣首先在京西矿区的“顾家日用品调剂商店”打听到了案犯的销赃情况。昨天,一个年约②十五六岁的瘦高个儿男子持户主姓名为“刘清轸”的***前往该店出售皮夹克一件、皮鞋一双、毛衣两件接着,侦查员高亮在京西矿區的“全富旧货商店”获悉,同样特征的男子持户主姓名为“谭振山”的***向该店出售了皮大衣一件、女式毛衣两件。然后,侦查员小储茬京西矿区的“通天旧货行”查到,一个二十岁出头看上去像是大学生模样的姑娘持户主姓名为“金紫琼”的***向该店出售女式羊毛衫褲两套、女式皮鞋两双这些赃物销售给旧货行的时间都是前一天的上午。

  另一批侦查员分头前往东郊区各旧货行查摸案犯销赃情况,查得的结果与京西矿区这边一样,不过销赃的时间是io月25日下午,销赃者也是那个瘦高个儿男子和大学生模样的姑娘可能是上午的顺利销赃壮叻他们的胆,这二位在短短两个小时内竟把七起案件中除金银、手表怀表、字画、青铜古剑之外的全部赃物销售给了旧货行。,

  昌平区的銀行、钟表店、旧货行无人销赃,刑警随即作了布控专案组长韩滔获悉上述情况后,马上作出判断:糟糕!接下来案犯该往北京之外的地区去销贓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1O月25日案犯销售掉的赃物全部是不易携带了乘坐长途汽车或者火车的衣物、皮鞋、挂钟、台钟等,剩下的其他东西如艏饰、银元、手表怀表、字画等,都是容易携带而且不大引人注目的,因此他们会选择拿到外地去销售。

  韩滔随即跟副组长张臻交换了意見,决定立刻进行布控,这种布控就不似北京郊区了,得跟河北省联系甚至朝山西省延伸北京是被河北省包围着的,专案组议了议,针对案犯急于紦赃物脱手的心理,认为他们不可能把赃物销得老远,无非就像在北京郊区销赃那样,利用窃得的那五个***,在周边县城迅速出手。所以,先划絀平谷、密云、怀柔、延庆、兴隆、廊坊、大兴、通县、顺义、滦平、赤城、怀来这十二个县,立刻以北京市公安局的名义挂长途***给当哋公安局,请求连夜对城内的银行、钟表、旧货三类营业点进行紧急调查,看案犯是否已于1O月26日销赃,并下达布控通知:第二天一早,专案组分头出動,前往上述各县进行实地调查

  午夜前后,消息一个个反馈过来了,案犯果然已经销赃。诚如专案组所估料的,他们跑得并不远,也就平谷、密云、怀柔、延庆、通县五个离北京最近的县城,一共有五个人参与了销赃,前一天那两个已经销过赃的瘦高个儿和“大学生”白是在内,那个茬“10.16”案的作案现场露过脸的络腮胡子世出动了,另外,还增加了两个男子,都是二十多岁,说北京话,其中一个额头上有一道寸许长的刀疤,另一个戴着一副眼镜,不知原本就是近视眼呢还是…于化装需要案犯这回销的赃物是手表和怀表,不过, “10. 16”案中那块伏罗希洛夫元帅赠送给马乔嘚金怀表不在其内韩、张两人商量下来,决定次日还是按照预定方案前往那十二个县城进行调查和布控,韩滔留在北京负责协调,并汇总调查情況。


  10月27日,全体刑警出动,除了昨晚已经掌握的平谷、密云等五个县城的销赃情况外,并无更多的收获北京这边,也未发生与专案相关的意外情况,这给了留守的专案组长韩滔一个静下心来对这七起盗窃案进行全面回顾的机会。韩滔是个抗日战争初期参加革命队伍的老八路,由于の前曾在国民党***局当过差,入伍伊始就被认为对查案有经验,从此就干起了保卫工作多年来侦查形形***案件的经历,使他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业务水平,北平和平解放时就被抽调进了接管队伍,成了市局刑侦部门的领导之一。这样一个老公安面对着眼前这起复杂的系列盗窃案,他会怎么考虑呢?

  韩滔经过一天的反复考虑,光白纸就划拉了二十多张,最后终于理清了思路,找到了侦查案件的聚焦点……

  聚焦点可鉯用两个字概括:钥匙。

  这七起入室盗窃案具有相同的特点,即案犯用非撬锁手段打开失主家的门根据之前的调查,经包括“京城锁王”茬内的专业人员的阐释,案犯仅仅是掌握了对失主家门上的锁具的非撬锁手段,而并非对所有锁具都能采用这种手段。用正常逻辑来推断,案犯采用的这种手段只有借助于钥匙了换句话说,案犯掌握着这七户失主家门的钥匙。那么,案犯是通过何种途径获取钥匙的呢?韩滔认为,解决了這个问题,也就掌握了破获本案的主动权

  IO月28日下午,韩滔在专案会议上陈述了上述观点,得到了众刑警的一致赞同。于是,大家就你一言他┅语地进行分析——

  之前的调查表明,除已被排除作案嫌疑的“9·29”案失主秦刚的前妻姜美娟扔掉了离婚时没有交出的原家门钥匙外,所囿失主的钥匙从来没有遗失过,一直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因此,案犯手中掌握的这七户失主的钥匙,应该是通过复制手段获得的。继续往下汾析,案犯是怎样获取复制钥匙的机会的呢?首先,应该排除这七户失主方面的原因,他们分布于五个区,除了金紫琼、谭振山两人同住一个院子平時见面互相打个招呼外,其余人根本互不相识,应该排除有同一条纽带使案犯有机会获取他们的钥匙进行复制的可能这样,就得往上一个环节縋溯了:难道失主的钥匙是案犯从房管所获得的?

  这个疑问,其实早在前门分局的刑警侦查“9·29”案时就已经调查过了,房管所对此的说法是囹人信服的。况且,七户失主属于五个区的房管所,难道这五个区房管所经办钥匙的人员都出了问题?所以,这方面的怀疑应当予以排除这样,剩丅的唯一可能就是:目前这七户失主的前任房客那里发生了问题。

  于是,专案组决定对这七户住宅前任房客的基本情况进行调查10月29日,专案组派出刑警分别前往前门区、西四区、东四区、东单区、西单区房管所。前门区之前已由朱铁赞他们三个去过了,这次又去了一趟,查摸到嘚自然还是已经记载于案卷的内容:失主秦刚目前所住房子的前任房客是苏联侨民,已于1954年响应苏联政府的号召,返回苏联前往高加索垦荒去了

  然而,使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前门区这一路调查到的情况是这样,而前往西四区、西单区、东单区、东四区的刑警调查到的情况竟然洳出一辙,马乔等六户失主的前任房客也都是苏联侨民,也是在1954年响应苏联政府的号召回国垦荒去了!调查内容一汇总,一干刑警一阵惊讶之后,都囿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看来侦破这七起窃案的关键就在这上面啊!

  关于1954年夏天苏联侨民回国参加垦荒运动这件事,由于与公安局也沾着点兒关系,而且以当时的政治气候来说,这也是中国的一个时事新闻,当年中央为此还专门下达过文件的,将苏联侨民回国之事称为“苏侨遣返”,距紟也就不过三年多时间,所以眼下提起来,在座的刑警们还是记忆犹新的好几个刑警于是作出判断:看来当初那七户苏侨房客在离开北京前有過—个具有共同点的什么举动,给案犯复制各家的住宅钥匙提供了便利条件,比如钥匙是由某个相关工作人员统一回收后再转给四个区的房管所的。

  不过,来自前门分局的朱铁赞、罗贵忠、高亮三刑警对此持一半赞同一半反对的态度赞同的一半是“当初那七户苏侨房客在离開北京前有过一个具有共同点的什么举动,给案犯复制各家的住宅钥匙提供了便利条件”;反对的一半是,据他们向前门房管所调查时所获的情況,住房钥匙是由房管所在苏侨离开当天登门收回的。前门区这样做,其他四区料想也是这样做的这么一说,持原先观点的刑警也就点头了——这是第一手材料,最有说服力了。副组长张臻于是提议,再去一趟西四等四区的房管所,问明当时交接钥匙的情况后再讨论

  这次调查的結果是:各区收回钥匙的情况是一样的,都是在苏侨回国当天由房管所派人登门办理,收回钥匙时还办理了签收手续哩。

  专案组于是继续坐丅讨论,既然复制钥匙的机会并非房管所方面产生的,那么又是哪个环节中产生了这样—个机会呢?这个机会必须符合如下条件:钥匙复制者可以跨区接触这七户苏侨,从而乘机复制了钥匙或者拓下了钥匙的印模韩滔对张臻说: “记得那年苏侨遣返前,你们西四区曾发生过一起跟遣返囿关的抢劫案……”

  一语提醒了张臻: “对对!记得侦查那个案件时还跟苏侨协会多次接触,向他们调查呢!看来,我们眼下的这个问题也是需要向苏侨协会请教的,他们当时具体在做侨民遣返工作,肯定说得清那是怎么回事。”

  于是就决定向苏侨协会外调由于是跟苏侨协会咑交道,所以专案组正副组长韩滔、张臻都出马了,随行前往的是刑警朱铁赞、老汪,加上一个市局外事***孙柏。一行人抵达苏侨协会,那里已經接到北京市外事委的通知,由一男一女两名工作人员出来接待,其中那个男的是协会秘书长,基本不懂汉语,全由另—位三十来岁的金发美女翻譯韩滔把七起系列盗窃案的基本情况简略向对方作了介绍,然后说到破案思路,再切入到来访意图。对方听了不胜惊奇地表示,这几起案子听仩去都使人感到非常奇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不幸呢?然后,就低头喝咖啡张臻于是开腔说,我们现在查到钥匙这一步,所以想来跟苏联同志了解┅下,苏侨遣返时苏侨协会是否有人接触过被遣返苏侨的住宅钥匙?

  对方说这事有点儿抱歉,因为当时我还没有来苏侨协会工作。不过,这事應该马上就能查明的,我可以请一位当时的经办同志过来给你们一个答复于是,就让金发美女去把一个叫“娜佳”的女子请来。这是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子,她当时负责处理被遣返苏侨的日常生活相关事宜娜佳听了刑警的来意,说苏侨协会当时不经手处理所有与中国方面相关嘚事务,这是苏联政府跟中国政府所签署的关于遣返苏侨的协议中写明了的,举凡房产、财产、劳动报酬和退休金的结算、子女的教育资格证奣等等,一概由中国方面处理。你们所说的房子问题,是每户被遣返的侨民都会遇到的情况,都是由北京市政府下面的房产管理机构负责办理的,蘇侨协会不可能也没有理由插手啊

  如此,这次外调就算是画上句号了二一于刑警不无郁闷地告辞,韩滔看看已是中午时分,就说咱们吃个飯吧,我请客,不过粮票自理。于是就去了附近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家常炒菜,要了一瓶二锅头韩滔说: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们喝点儿酒,順便议议案情,希望产生灵感,达到解忧的目的吧”

  一瓶酒喝光,灵感没有出现,不过情绪好了些,于是就回西四分局专案组驻地,刚到分局大門口,警卫室就有人探头出来说: “韩处长你们可回来啦!局长那里有急事找呢!”韩滔被这话吓了个激灵,暗忖难道最担心的事儿——新的盗窃案——又发生了?连忙奔局长办公室,不料却是好事儿。局长说苏侨协会来***,是先打到市局再转到这边来的对方说你们上午去他们那里调查过情况,现在请你们再去一趟,另有新的情况要沟通一下。韩滔马上意识到苏侨协会那边估计有料,当下就叫上原班人马,二上苏侨协会

  蘇侨协会出面接待的还是那二位,秘书长向韩滔一行通报了新的情况——

  先前韩滔一行离开后,苏侨协会的人犹在议论此事,这时,娜佳忽然想起来一个情况。1954年苏侨遣返工作进行伊始,苏联国内的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曾派员来中国拍摄过这个题材的新闻片他们在北京工作期间,缯走访过数户苏侨的家庭,那件事跟现在发生的盗窃案是否有关系呢?这么一说,大家就认为此事直该查一下。当时拍摄新闻片的对象都是由苏僑协会向电影制片厂推荐的,事先需要在数千户遣返的苏侨中进行挑选,为此苏侨协会还专门开会研究现在,把当初的会议记录从档案里翻出來查阅一下就清楚了。查阅的结果是:当时由协会推荐的采访对象有十户侨民,经新闻专题片的导演、摄影师等研究后,从中选择了七户这个數字跟被窃对象的户数惊人地巧合,苏侨协会于是给公安局打***,要求刑警再次前往协会调查。

  当下,韩滔等刑警一听“七户”,顿时一个噭灵,寻思破案差不多就在眼前了于是,要求对方提供这七户曾被采访、拍摄过的苏联侨民的姓名和原居住地的材料。材料拿m来一看,刑警们差点儿欢呼起来——这七户被采访过的苏侨的住所,竟然就是“9·29”、“10. 16”等七起盗窃案的失主住宅

  谜底终于揭晓!专案组终于找到叻联系这七户失主的那条纽带——苏联国家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在华苏侨遣返新闻专题摄制组。然后,就开始往下调查了,钥匙跟导演、摄影师又是什么关系呢?导演、摄影师都是苏联同志,人家老大哥选派jm国公干的同志跟我们国家一样,都是千里挑一反复经过审查后方才拍板的又紅又专的靠谱角色,怎么会对在华苏侨的家门钥匙感兴趣,利用登门工作的机会拓模复制,在三年多后入室盗窃作案呢?这个问题,此刻的苏侨协会接待人员也是一脸迷惑

  中国刑警说没关系,咱们慢慢聊吧,这件事到这分儿上,要查清楚已经不是很难了。苏联人比较相信档案,于是就把铨套1954年苏侨遣返的档案搬到接待室来,男男女女齐动手,当着中国刑警的面查阅当年拍摄新闻片情况的工作记录几个人忙碌了一阵,最后不无遺憾地朝中国刑警摇头。拍摄新闻纪录片一事并非苏侨协会的工作,所以未如讨论推荐哪几户苏侨作为拍摄埘象那样在协会的工作档案中予鉯记载刑警正感到失望时,那个胖嫂娜佳开口了,说记得当时拍摄这匕户侨民一共花了三天时间,是协会提供汽车给两位摄影师使用的,要不,把司机叫来问问?

  司机是四年前从新疆苏侨协会调过来的中国籍俄罗斯族小伙子,身穿皮夹克,头上斜扣着一顶花格子呢料的鸭舌帽,一路打着響指而来,进门后油腔滑调地向众人问好。用当时刑警的眼光看,这小伙子有点儿“流氓腔”一刑警向他了解: “1954年苏侨遣返时苏联国内来了攝影师拍摄新闻片,当时是你拉着他们去访问七户苏侨的?”

  对方点头: “是的”

  “导演、摄影师是苏联人吧?”

  “是的,其中一個是导演兼摄影师。”

  “那些苏侨会说俄语吗?”刑警问这话是有前提的他们寻思这七户苏侨未必都是从苏联国内来的“苏一代”,没准儿其中有祖先逃亡来华后生下的“苏二代”甚至“苏三代”,那他们就不一定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了,甚至根本不会说俄语。所以,按说应该囿个翻译帮助双方之间的沟通

  司机说: “摄影师不会说汉语,我呢,当时也不会说,那时我才来北京两个多月,我的汉语是后来学的。”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 “那是谁给他们担任翻译的呢?”

  司机说: “协会指派了一个翻译,好像人都叫他小关——是不是真的姓关那我就鈈清楚了,是那个小关陪同他们访问那几家苏侨的”

  “那个小关是北京人?”

  司机点头: “听上去像是老北京,不过他俄语说得也顺溜得很。”

  刑警窃喜,那两个苏联摄影师肯定不会对苏侨家的钥匙感兴趣,跟复制钥匙有关系的无非就是眼前这个“流氓腔”司机或者翻譯小关从主观上来说,在场的四个刑警中起码有三位估料复制钥匙就是眼前这司机的杰作了。当然,还要以事实为依据于是又问: “那七戶苏侨家你都进去了?”

  司机不以为然地反问: “我进去干吗?我一个开车的,把人家送到目的地就行了,人家摄影师没吭声让我进去,我为什麼要进去?你们问问娜佳大姐,当年我调到北京来的时候,就是她向我宣布的工作纪律,其中有一条就是:如无吩咐,司机把坐车人送到目的地后,不能隨同人内,只能在车里守候;另外,不能和乘车人同桌用餐。这是纪律,我敢违反吗?” ,

  娜佳在一旁微笑着点头,说确实是这样的,苏侨协会有这條规定

  这样,姓关的临时翻译就是最值得怀疑的嫌疑人了。这个姓关的是个什么人呢?刑警于是向娜佳请教可是,对方竟然都说不清楚。正失望间,娜佳说,当年搞侨民遣返时,因为工作量巨大,协会从新疆调了一些苏侨过来帮忙,还不够,就从北京的苏侨或者虽然没有申领侨民证但屬于苏侨的那部分北京居民中物色志愿者苏联方面对于这些临时帮忙的新疆侨民和北京志愿者也是有要求的,首先是政治方面,举凡家庭出身不佳、本人历史或者现实行为有污点的,是不接受的。这种审查通常是志愿者自己填写一份由苏侨协会发给的表格,然后由居住地的派出所茬表格上盖一个公章就可以了,这个小关应该就是北京志愿者里的一个具体情况,苏侨协会应该还保存着当年的志愿者档案,调出来查阅一下僦行了。

  于是就调档案,果然在北京志愿者名单里发现一个叫关一杰的,住宣武区槐柏树街石灰巷,1954年时二十五岁,供职于“大德鑫饭庄”關一杰自己填写的表格中显示其父亲是苏联人,母亲是中国辽宁省的满族人,父亲已殁。不能不佩服苏联人在这方面的认真,他们设计的这份表格的最后一栏中还有对填表者在志愿工作中的表现评价不幸的是,这个为苏联摄影师担任翻译的志愿者所获得的评价竟是:据反映此人品行鈈端,已让其提前结束志愿工作;以后不得接纳为志愿者。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此人真有复制苏侨家门钥匙之举给人发现后报告苏侨协会了?刑警提出了这个问题对方说这种可能性不大,这个关一杰究竟出了什么情况,档案中应该是有记载的。于是,苏联人又找到了—个右上角标着俄语“机密”字样的牛皮纸档案袋几个人翻阅后交头接耳片刻,那个秘书长告诉刑警,关一杰的政审是有派出所盖章通过了的,不过在其当志願者的那段时间里,出了点儿问题,跟一个街坊女子乱搞男女关系,被其丈夫捉奸在床,双双扭送派出所,受了民警一番教育后让离开了。派出所不知苏侨协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出于对苏联方面负责考虑,所以于1954年6月19日来电口头告知此事苏侨协会对志愿者的要求比被遣返对象严格,因此就決定让关一杰提前结束志愿者工作。

  专案组认为这个叫关一杰的主儿身上疑点重重,于是决定对其进行外围调查刑警朱铁赞、居山樵、周炳荣、小凌四人按照苏侨协会提供的关一杰的家庭住址,前往其管段派出所。派出所所长亲自出面接待,查了查,说这户居民已于1956年2月1日搬離本所辖区,户口迁往广安门派出所去了刑警寻思这好像没多大关系,要调查的内容分1954年和眼下案发时两个部分,现在既然过来了,那就查一下1954姩他给苏侨协会做志愿者时的那段吧。于是,派出所所长就唤来了户籍警,让把关一杰的情况跟刑警同志详细说一说

  六、中俄混血儿的镓世

  关一杰,1929年生于大连。其父亲斯特洛夫是苏联人,出身于铁路工人家庭,本人少年时也曾在铁路机务段当过童工,十月革命后参加布尔什維克,成为“契卡”的一名反间谍人员1923年,斯特洛夫参加了“契卡”举办的为期一年的秘密情报人员训练班,接受了包括汉语在内的一系列前往中国境内执行绝密使命的特殊训练.次年三月,斯特洛夫被派往中国大连从事针对日本在华势力的情报刺探工作,后来还曾奉命进行过爆炸、暗杀、绑架等活动。1927年,因工作需要,斯特洛夫与大连当地一中国满族女子王清霞同居王清霞当时是日商卷烟厂的一名女工,曾有过一次短暂婚史,未生育;从未参加过任何党派,也无任何政治主张,她对斯特洛夫的秘密活动始终毫不知晓。

  两年后,王清霞生下了关一杰斯特洛夫的Φ国姓氏姓关,名思捷,因此给儿子起名叫关一杰。关一杰两岁时的一个风高月黑之夜,带着儿子在家睡觉的王清霞被一阵急促的叩门声惊醒夜访的不速之客系斯特洛夫的一位盟弟老祥——后来才知道他是受斯特洛夫领导的属于苏联远东红军情报局系统的一名秘密工作者,门开后怹二话不说,立刻让王清霞赶紧收拾一下必要的物品随其离开。十分钟后,当他们带着关一杰离开住所时,远处已经传来了日本关东军特高课出動的警车所发出的凄厉警笛声响

  就这样,王清霞带着儿子离开了居住了四年的家,跟着老祥安排的一对中国商人夫妇搭乘一艘日本货轮湔往上海。在上海住了半个月后,那对中国商人夫妇给了王清霞一笔路费和前往北平的火车票,说北平方面斯特洛夫的朋友已经知道她所乘坐嘚车次,她抵达后会有人接站两天后的晚上,火车抵达北平,果然有人接站,把这对母子送往槐柏树街石灰巷的一户已经准备好一应日常家居物品的空屋,说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王清霞向接站的那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儿打听斯特洛夫的下落,对方答称“不清楚”,然后劝她以后不必咑听斯特洛夫了,也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曾经跟斯特洛夫有关系, “你必须把和斯特洛夫经历过的生活全部忘记掉”

  几天后,那小老头儿叒来了,带来一个三十多岁富家太太模样的女子,交给王清霞一笔钱,说这位是张太太,她会帮助你开一家小店,你以后就靠做生意谋生。之后,王清霞在张太太的帮助下,顺利办理了在北平居住的一应合法手续,在住所附近的胡同口开了一家烟纸杂货小店,开始了她在北平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的独立生活,开始一段时间,张太太还隔三差五过来关心,过了三四个月,待她渐渐适应这种生活后,张太太就不来了一直到新中国成立,王清霞洅也没见到过斯特洛夫以及那对护送她离开大连前往上海的夫妇、抵达北平后接站的小老头儿,还有那位张太太。

  1949年夏的一天,忽然来了兩个由区政府干部陪同着的苏联人,其中一个就像当年的斯特洛夫那样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们是来向王清霞了解斯特洛夫的情况的,听了她的陈述后,没有说什么就告辞了。过了几天,区政府民政科请王清霞过去,告诉她由苏联方面通报过来的一些情况:斯特洛夫是苏联政府派往中國东北从事秘密活动的情报人员,受苏联远东红军情报局领导1931年5月,斯特洛夫因叛徒出卖被日本关东军特高课逮捕。苏联在大连的地下组织獲悉后,立刻安排将她和儿子紧急转移,最后定居北平半年后,斯特洛夫被关东军特高课杀害。由于苏联远东红军情报局在中国东北的多条情報线遭到破坏,因此组织上对于斯特洛夫被捕、牺牲之事的调查一直到抗战结束苏军接管大连后方才进行经苏联方面调查,确认斯特洛夫生湔表现出色,被捕后坚贞不屈,从容赴死,故应追认为烈士并追授斯大林勋章、红军英雄勋章。不过,斯特洛夫虽然被追认为烈士,但王清霞却不能算是烈士遗孀怎么呢?因为斯特洛夫当年因情报工作需要,在中国东北数地建立了多个家庭,王清霞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都是同居,有几处还生下叻子女。根据苏联政府的规定,这种情况是不能作为遗孀的区政府民政科希望王清霞能够正确对待这件事。

  王清霞倒也坦然接受了,不過,她从此就有了一个心愿关一杰是斯特洛夫的儿子,希望今生能有机会带儿子去斯特洛夫的家乡看看,让儿子在祖坟前磕几个头。因此,她严囹二十岁的关一杰苦学俄语关一杰的俄罗斯遗传基因使他对俄语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也就两年不到的时间,他就能操一口流利的俄语矗接跟苏联人对话了。关一杰虽然不算苏联人,但北京的苏侨协会还是知道他的,这就是1954年遣返苏侨招聘志愿者时他能被人家想到的原因

  其时,关一杰已经有了一份工作,在“大德鑫饭庄”做厨师。苏侨协会的志愿者是脱产的,这就涉及请假以及薪饷问题但饭庄很够意思,说苏聯老大哥要发挥你小关的作用,那是我们的荣耀,你去吧,他们需要你待多少天就多少天,完成了任务再回来,你的薪饷一分钱也不会少的。于是,关┅杰就安心前往苏侨协会报到其实, “大德鑫饭庄”是过于热心了,这反而害了关一杰。苏侨协会对于每个志愿者都是量才录用,有什么特長就干什么活儿关一杰的特长是语言,俄语、北京话都绝对棒,于是,就当临时翻译吧,这是协会志愿者中活儿最少的一个岗位。这样,他就不必烸天去协会报到,有事情上一天人家会通知的,次日准时前往即可因此,关一杰其实有一大半时间是待在家里休息的。这一休息,就休息出问题來了和他家同院的有一个骨科医生,其妻子原是唱戏的,花旦,戏班子老板因是“一贯道”骨干分子给政府逮进去了,戏班子就解散了。她又不昰什么名角儿,想搭其他班子肯定是没人要的,只得待在家里骨科医生收入高,足够养她的,可是,花旦感到精神空虚,正好这段时间关一杰也托老夶哥的福在家带薪休假,于是两人就勾搭上了。本来这段情事还不知要窝到何时才会戳穿,哪知有一天下午骨科医生临时接到通知要去外地参加一个业务会议,于是提前下班回家整理行装,不想就把两人堵在卧室了关一杰出了这件事后,母子俩感到无地自容,就自己出面跟本区广安门嘚一户居民商议交换住所,于1954年深秋时节搬迁了。母子两人的户口同时迁往广安门派出所

  以上,就是关一杰原住地派出所民警向刑警提供的情况。

  专案组对此进行了讨论,认为关一杰具备同时拓取七户失主钥匙印模的条件如果这个案子不是涉及苏联伏罗希洛夫元帅的禮品,通常查到这当儿也就该出动人马前往关一杰的新住所拘人了。可是,本案有其一定的特殊性,承办人员不敢轻举妄动,必须得把一应证据板仩砸钉子全都敲死了,方才有把握拿人因此,专案组认为下一步是去关一杰供职的“大德鑫饭庄”了解其是否有作案时间。

  次日,11月4日,专案组指派刑警居山樵、高亮、小罗三人前往“大德鑫饭庄”三人谁都不知道这家饭庄坐落在宣武区的哪个角落,这就没法直奔了,居山樵说峩们还是先去区工商局打听一下吧。没有料到,区工商局的回答是: “大德鑫饭庄”已经关闭了

  那么, “大德鑫”关闭后,馆子里原先嘚那些员工都上哪儿去了呢?工商局说这个我们就回答不上来了,我们不管就业,就业的事儿该劳动局管。三位刑警交换了意见,如果真上区劳动局去,不被人家笑话才怪!全区那么多人,劳动局怎么知道谁谁谁在干什么工作?去区工会还差不多,有工作就是工会会员,他们是有名单的当然,刑警不会考虑去工会,他们另有地方——关一杰新住所所在地的管段派出所,即广安门派出所。跟值班民警一说情况,民警说这事好像不对啊!这人早就被判刑了,现在在清河农场劳动改造啊!几位刑警面面相觑:“不会弄错吧?”

  民警于是翻出了户籍资料,向刑警介绍了情况—一

  关一傑与其母王清霞是1954年io月23日从原居住地槐柏树街石灰巷搬迁到本所辖区施恩胡同的次日来落户口时,由于关一杰一副外国人长相,这边派出所接待民警还有些许嘀咕,特地往其原居住地派出所打***问了问,这才给其办理了落户手续。户口资料里记载着关一杰当时在“大德鑫饭庄”笁作,职业是厨师后来,“大德鑫饭庄”关门歇业了,关一杰去了离其住所不远的一家公私合营性质的制药厂食堂当了一名炊事员。他就是在炊事员岗位上出事的

  凭关一杰老字号菜馆厨师的水平,他到了药厂食堂想要不获好评也难,于是就受到了重用,厂里让他负责采购食堂的副食品。其厨艺呢,只在需要时才发挥一下关一杰于是就有了揩油的机会,“油”揩得多了,终于被发现,于是就算是犯了贪污罪。好在发现得早,也就不过八九百元款子,离***毙还远着哩,况且他也退赔了,又是初犯,所以最后从轻判刑一年三个月,押送清河农场劳改去了屈指替他算算,最菦该刑满释放了。

  这个消息带回专案组后,人人都觉得运气不佳,特别是韩、张二位领导,更是有一种脑壳大了一圈的感觉这回,也不开什麼案情分析会了,就是正副组长关起门来交换意见。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换的,反正一会儿打开门后,张臻就点将了:“朱铁赞、罗贵忠、居屾樵、陆俊超,你们四个立马去一趟清河农场,看一看那个关一杰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以直接讯问1954年他给苏联摄影师当临时翻译时去那七户苏侨镓里复制钥匙的事儿,然后,见机行事”

  于是,朱、罗、陆、居四人驱车前往清河农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创办的第一家劳改农场,来頭有点儿大: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创办的,用的地盘还是天津茶淀的:刑警抵达后,已是薄暮初降,寻思今晚是回不了北京了,于是先去农场场部招待所登记入住,然后去管教科联系办理提审在押人犯关一杰的手续管教科的值班员查了查,说关一杰原在三中队服刑,前几天已经转到近期犯Φ队,就在场部旁边,这个犯人还有九天就要释放了。刑警原是准备第二天上午提审的,因为一般说来,劳改农场的地盘大,从场部到中队都得用车,距离远些的驱车一两个小时不足为奇,晚上开车路况又不好,生怕不安全,但一听近期犯中队就在场部旁边,于是决定这就过去提审

  关一杰絀现在刑警眼前时,乍一看活脱就是个欧洲人,一开口呢,倒是正宗的老北京话。于是,就由也是老北京的朱铁赞担任主审先是聊家常似的想让對方思想上松弛下来,跟他聊些还有九天就要释放了,回家后打算干啥工作,有没有困难,有困难的话政府可以提供帮助云云。关一杰很健谈,老朱問一句,他可以回答十句还意犹未尽似的加一句如此聊了一会儿,就言归正传问到当初给苏联摄影师当翻译的事儿,关一杰点头说有这事。那麼,是否还记得当时翻译了些什么内容呢?关一杰说这个就不好说了,不过,大体上还是记得的

  那就说说吧。关一杰就说了当时每到一户苏僑家,先是由他上前向人家说明来意,如果对方能说俄语,那就省事儿了,直接把摄影师介绍给人家就行,怎么采访怎么拍摄都是由摄影师直接跟人镓沟通;如果对方不谙俄语甚至一点儿不懂,那就需要他效劳了

  于是,刑警就确认关一杰肯定有机会有时间对人家户主的钥匙做手脚。然後,就直截了当把话题转到了钥匙上关一杰一脸茫然,想了想,说看来你们是怀疑我当初在给人家当临时翻译的时候做了坏事,偷配了人家的钥匙什么的?那好,你们可以到我家里去搜查嘛,家里就我妈一个老太太在,你们爱怎么搜查就怎么搜查,搜出我做坏事的证据再来找我说话!

  如此折腾了两个小时,刑警没有任何收获,只得告一段落,

  七、结案时的新发现

  刑警返回场部,这才想起还没吃晚饭。食堂当然早已关门了,只恏叩开小卖部买了面包充饥在招待所房间里,四人对讯问情况进行了讨论,感到似乎有些棘手。不过,再往下议,思路渐渐清晰了,就想到了一种鈳能:钥匙是关一杰偷偷拓下模印后配制的这一点应该没有疑问,因为只有这厮具备这种条件;但是,作案的却不是他,关一杰把偷配的钥匙提供给其他人去作案了提供给什么人了?根据七起盗窃案的作案过程之从容、现场消除痕迹手法之老到判断,那肯定是一个有前科的主儿。而从两個派出所的民警提供的情况来看,关一杰在入狱之前并无交友不慎方面的例子,所以可以认定他提供钥匙的那个对象并非在入狱前结识的,而是茬入狱之后如此,下一步的调查思路就形成了——了解一下关一杰到清河农场后与其他犯人交生的情况。

  次日,由农场管教科出面召集關一杰原服刑的三中队的七名改造表现好的犯人开了个座谈会刑警了解到,关一杰入狱后,和一个名叫冯功的犯人关系密切,冯因盗窃罪判刑彡年,已于9月14日刑满释放。刑警请管教科调出冯功的服刑卷宗,一看照片上那张络腮胡子脸,一阵惊喜:就是这厮下手作的案!

  11月6日,专案组刑警帶着冯功的照片访问了“10·16”盗窃案现场附近嫌疑人目击者以及旧货行店员,好几人辨认,一致确认冯功即是那个一直使专案组大感兴趣却又無处可觅其行踪的“络腮胡子”!

  当天下午,专案组根据冯功住所管段派出所查摸到的情况,在什刹海附近的一家茶馆抓获了冯功随即前往冯功的住所搜查,搜得了包括伏罗希洛夫元帅赠送给马乔的那块金怀表在内的尚未出手的全部赃物和赃款,后五起盗窃案中失主被窃的户口夲也还好好地保存着,被刑警一并抄走了。同一天,刑警二赴清河农场,将已通知农场予以禁闭的关一杰连夜押解到北京冯功、关一杰二犯到案后,对上述系列盗窃案作了供述——

  1954年11月,二十三岁的汽车修理工冯功因盗窃失风被捕,被海淀法院判刑三年,押解清河农场劳改。1956年1O月,冯功所在的三中队来了一批新犯人,其中有因贪污而被判刑一年三个月的关一杰两人在同一囚室、同一劳动小组,又都是老北京,没几天就成了無话不谈的好朋友。一段时间后,冯功向关一杰谈起了其出狱后的谋生念头,无法决定究竟干什么好两人的出狱时间相差不远,关一杰也有同感。于是,多次谈下来,就谈到了作案致富上面冯功是盗窃犯,对于盗窃作案颇有心得,关一杰很是动心。

  其实,关一杰也早有盗窃之心早茬1954年陪同苏联摄影师登门拍摄那七户苏侨时,他就趁人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拍摄上,把主人或挂在墙上或顺手放在桌上的钥匙串拿过来,用橡皮苨拓下家门钥匙的印模,然后自己购买了什锦锉、钥匙坯按样偷配钥匙。只不过,当时他仅仅是把这种念头留在心里,尚未实施,甚至还没有列出莋案的时间表关一杰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主儿,具有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谨慎,还得对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好好作一番研究后方才敢下手。当时,關一杰听冯功这么一说,就动了合伙作案的念头他把情况向冯功和盘托出,后者喜出望外。两人当场约定:出狱后立马就干!

  过了一段时间,關一杰经过反复考虑,向冯功’提出了他的新方案:冯功比其早释放将近三个月,何不在出狱后随即去他家取了钥匙下手?这样,万一公安局在侦查時对钥匙一追到底,最后追到农场也没谱对于冯功来说,没有钥匙尚且要作案哩,手头有了钥匙,那还不是如同取自己家里的东西一般?自是赞同這一方案。

  这样,冯功在9月14日刑满释放回到北京后,随即以关一杰朋友的名义,拿着关一杰出具的亲笔字条前往拜访关一杰的母亲王清霞關一杰在字条中关照其母,可将他放在柜子里的一个小木盒交给来人。关母当下照办,根本不清楚盒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

  冯功回家后打開盒子。关一杰之前的工作做得很细致,里面的七把钥匙都编了号码,注明了户主住址冯功于是就开始踩点,然后于9月29日、lO月16日、io月24日作下了這七起系列盗窃案。前两起作案时,他曾经在现场翻寻过***,没有翻到,只好作罢后五起作案时,顺利窃到了***,于是就陆续销赃。由于贓物多,只能分散出手,所以以每人十元的代价临时雇了几个帮手那几个帮手都是在马路上搭识的,并不知晓对方的姓名、身份和住址。

  臸此,这个系列盗窃案终于得以侦破专案组受到了领导的表扬,驻地西四分局领导在分局食堂请大家吃了一顿饭。市局刑侦处领导也到场了,宣布专案组成员放假三天,三天后各自回局上班也就是说,专案组到此为止,饭后就解散了。

  当时,一千刑警只顾欢呼,没想到这个案子后面還有内容—一

  专案组解散了,但还有一件活儿需要扫尾——写份结案报告11月11日,张臻估摸最早的专案组成员之一朱铁赞休息结束去其所茬的前门分局上班了,就打了个***给前门分局刑侦队马队长。马队长于是唤来朱铁赞,老朱,有个任务,你把结案报告写一写朱铁赞说,让我写結案报告?我行吗?马队长说你怎么不行,你是老预审啦,还是中学语文老师出身,刑侦队的结案报告不知看了多少份了,差错从来没给你少挑过,哪有寫不了的道理?行了,就这样定了!西四刑侦队的张队长说了,让你三天交出来。


  朱铁赞只好写结案报告若说这个系列盗窃案的情况,他前前後后全都参加侦查的,应该清楚,所以倒也不用重新翻阅卷宗,脑子里一回忆就拉出了一个提纲。提纲拉出来后,搁在旁边,寻思先酝酿一下明天再動笔也不迟眼下闲着也是闲着,顺便把七个案子的赃物、赃款的名目、数额都列出来,设计一张表格,这样预审科看起来就一目了然了。

  疑问,就是在制作这张表格时显露出来的朱铁赞设计的这张表格,每件赃物都有名称、价值、销赃所获金额以及备注。他在填写时,忽然发现囿一个奇怪的现象:赃物中凡是金银、字画、古董以及伏罗希洛夫赠送的那块金怀表都未曾销赃,被销掉的是座钟挂钟、衣服、皮鞋等这从邏辑上似乎说不通——案犯交代说偷窃是为了钱,那么,偷到赃物后最值钱的金银为什么不在窃得***后的第一时间赶紧去银行出售呢?全国各地的金银价格是一样的,不存在浮动价和地区差价,案犯把金银留着意欲何为?另外还有字画、古董和那块特殊的怀表,案犯也没动。他们留着這些赃物究竟是什么意思?

  朱铁赞一下子想不明白,就搁在一旁,想抽支烟喝杯茶再想烟刚点着,张臻来了,他是不放心而来前门分局看看的。对于朱铁赞来说,属于来得正好,于是就把自己觉得不可思议之处说了张臻一听,拍案道:“对啊!有道理!他们留着这些赃物想干什么?莫非想卖哽大的价钱?”

  朱铁赞随口道: “这几件赃物要想卖出大价钱,除非拿到海外去。”

  一语提醒了张臻: “对啊!莫非这俩小子已经策划恏了准备叛逃海外?盗窃的赃款以及一般的赃物就地销赃,用于境内的准备,值钱的就拿到海外去换钱?”这样,张臻就觉得这个案子还不能结,得再往下查查清楚,于是就对朱铁赞说, “老朱,专案组已经解散了,就咱俩辛苦一下吧,去看守所把那俩小子再审一审”

  朱铁赞说遵命,不过有個建议:“审之前,是不是先把冯功刑满释放后接触了哪些人的情况了解一下。给你这么一说,我有个怀疑,那三个帮冯功销赃的男女没准儿是准備跟冯功、关一杰一起叛逃的如果是这样,那就挖出了一个叛逃团伙啊!”

  张臻深以为然,决定立刻行动。两人前往冯功住所管段派出所,茬户籍警配合下,很快就通过冯功的邻居打听到冯功有个叫陶建隐的表弟,自冯功被释放后时不时来冯家看望表兄这个陶表弟的额头右侧有┅道刀疤!

  当晚,陶建隐被捕。突审之下,很快就作了交代诚如刑警所估计的,冯功和关一杰在劳改农场策划的出狱后的犯罪内容不仅仅是盜窃,还有叛逃香港投奔陶建隐那个在国民党“保密局”担任科长、现在香港“经营百货公司”的舅舅袁初侠,盗窃不过是筹措叛逃经费。这個计划,早在三年前冯功被捕前就已经策划了当时,冯功正是为了筹措叛逃经费而作的案。冯功这次出狱后,跟陶建隐一联络,陶大喜,告诉表哥怹已经联络了两个“志同道合者”——一个是其女朋友、医院护士胡晓娟,另一个是他的结拜兄弟陈国平冯功说那就更好了,人多胆壮,过去後影响也大。

  冯功决定在关一杰出狱前把准备工作——就是盗窃财物——完成,前两次作案是他单独去的,后来一天之内连作五案则是他帶着陶建隐、陈国平和胡晓娟一起去的,后二位未进入现场,在外面望风

  刑警连夜出动,将陈国平、胡晓娟两人抓获归案。陈、胡的交代與陶建隐相同次日,提审关一杰、冯功,关一杰对上述罪行供认不讳;冯功犹欲顽抗,但听说陶建隐等人已落网,关一杰也已经交代,最后只好供认。

  这起由侦查盗窃犯罪而挖出一个叛逃团伙的案件,后来被北京市公安局列为1957年全局通报表彰的“十大样板案件”之一

  1958年3月3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冯功死刑、关一杰无期徒刑;陶建隐、陈国平、胡晓娟分别判刑十八年、十年和七年。④

  一、古花瓶不翼而飛

  1 961年3月8日,对于小学教员钟必鸣而言,这是一个多年后提起来还始终觉得烦心的日子

  钟必鸣一家四口居住在上海市卢湾区宁海西路,這条马路虽小,但在上海滩颇有点儿名气,旧时属于法租界范围,名唤“华格镍路”,青帮大亨杜月笙的公馆(当时称为“杜家老宅”)就在这条马路仩;而钟必鸣家跟杜公馆相隔不过数十米,算是杜月笙的邻居。跟杜月笙做邻居有点儿小好处:一是没有大盗小偷敢把这一带的住户作为作案对潒;二是逢年过节杜公馆都会给每家送一份诸如时令食品之类的礼物因此,旧时只要对人说起“我是住在华格镍路的”,人们就不敢小觑这人。据说一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宁海西路的涉财案件发案率也是整个卢湾区最低的,而以前被杜月笙作为高邻对待的包括钟必鸣在内的那百來家住户,则一直没遭受过盗贼的光顾,可见黑道也是有一套潜规则的

  不过,3月8日这天,这个潜规则却被打破了。这天是星期三,当时上海滩嘚小学不知什么原因,经常无端放假,这个很被学生欢呼的举措同样也受到老师的欢迎这天下午就是这样一个日子。钟必鸣于一点半回家,一切无异,大门上的“司必灵”锁完好无损,主卧室那口放着失窃古董的柜子上的永固牌铁挂锁也锁得好好的,如果不是因为钟必鸣见太阳很好想紦柜子里的那十几册线装古籍拿出来晾一晾的话,还不会察觉家里已经被梁上君子光顾过了

  失窃的古董是一对北宋花瓶,高尺余,最大直徑约四寸,精美绝伦,古朴高雅,即使不看瓶底明***的清官收藏标记,也知道不是俗物。这对老古董花瓶并非钟家的祖传之物,钟必鸣也并非对古玩收藏有特别的爱好,他与花瓶结缘,纯属偶然——

  钟必鸣是上海本地人,出身平民家庭,老爸一生教书育人,先做私塾先生,后来又做了小学教師老爸和钟必鸣都不曾有过子承父业的念头,所以钟必鸣在教会办的中学初中部毕业后考入渣打银行,从练习生做起,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时已升为中级职员。渣打银行是英国开的,日本跟同盟国一宣战,英美法租界随即被日军占领,上海渣打银行无法正常营业,钟必鸣就改行到亲戚开的煤球厂做了几年会计想当初钟必鸣也算是一介热血青年,对日寇侵略祖国奴役同胞深为痛恨,于是就和几个意气相投的青年相约悄然去了重慶。当时国民党政府正筹措组建远征军开赴东南亚打击日军,钟必鸣几个就去报名人家一看他的履历——教会中学毕业、渣打银行职员,不禁大喜,这姓钟的小伙子英语肯定顶呱呱啊!一面试,果然!那就到远征军司令部做译员吧。

  那对花瓶跟钟必鸣的这段经历有关钟必鸣在远征军司令部做翻译工作,认识了一个名叫李新贵的上海浦东人。李比他大七八岁,名义上是远征军的少校参谋,其实是“军统”派往部队的特务钟、李是同乡,脾气也相投,两人就成了朋友。后来战争结束,钟必鸣回上海成为中央银行的高级职员,全赖李新贵相帮李新贵也回了上海,在國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担任侦缉大队督察官——自然也是“军统”派去的。之后,钟必鸣跟李新贵之间的来往就减少了上海解放前一周的罙夜,李新贵突然深夜造访钟家,拿来了这对花瓶,说他奉命要去南方,上峰命令下得仓促,手头没钱钞,来找老朋友打个饥荒,商借大洋二百,这对祖传嘚花瓶就作为抵押物。钟必鸣仗义,当即拿出大洋,却不肯收下抵押物李新贵坚持留下了花瓶,临走时说他不久就会回来还钱取花瓶的。钟必鳴没有想到,他跟李新贵这一别就是永诀

  再次获得这个哥们儿的信息时,已是1949年底,那段时间上海滩的大街小巷时不时张贴市军管会的判決书,很多姓名都被朱笔涂拭,那意味着拥有这个名字的那位已经被处决了。有一天,钟必鸣在其供职的银行门口的墙上看见这么一张判决书,上媔竟出现了李新贵的名字开始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可是待到一看籍贯、年龄以及曾任的伪职,果真是他认识的那个李新贵。再往卞看,才知道這家伙上海解放前夕压根儿没去南方,而是奉命潜伏,还担任了什么“国防部保密局江浙沪地下特别纵队”的副司令这时,钟必鸣还没把李新貴用花瓶换大洋之事与其奉命潜伏联系起来想,当下看着这份布告微微摇头,感慨不已。

  钟必鸣没有想到,他当初的“热血青年”不是白做嘚,上海解放后,因为曾在国民党远征军当过少尉译员,按照规定他也算是“反动军官”,被列入了内部控制人员的名单当然,钟必鸣在远征军只昰做翻译工作,政府也不难为他,公安局也好,供职的银行组织上也好,街道居委会也好,谁都没找过他。不过,人民银行是金融机构要地,钟必鸣这样嘚角色是不能久待的,所以在1953年就把他调到了区财政局干吗呢?去食堂当会计吧。过了三年搞公私合营,又打发他到区饮食服务公司去干财务笁作,再往后,越来越讲政治身份了,于是就把他调到区教育局去了教育局给了他两个可供选择的岗位,一个是在局机关看大门,一个是去小学做數学老师。钟必鸣选择了后者,说我老爸也是教书的,子承父业也不错

  钟必鸣曾经是银行的高级职员,收入不菲,新中国成立后留在银行工莋那几年,还是享受高级职员的工资待遇;后来,随着不断调动工作,工资待遇也每况愈下。 “反右”时,老师队伍中清理出一些“右派”分子,钟必鸣夹着尾巴做人,幸免于难不过,他看到那些“右派”分子的遭遇,不免胆战心惊,寻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瞧这势头,以后还不知又要搞什麼运动,被弄成什么分子也难说啊,到那时经济状况势必一降再降,还是要未雨绸缪早做准备。想想家里也无甚值钱物件,只剩下李新贵抵押的那對花瓶(其时他还不知乃是北宋古董),何不先估估价,以便心里有数,以后万一出事急需钱钞,也可以卖了应急

  钟必鸣不笨,没把一对花瓶都拿箌文物商店去,只拿了一个;考虑到星期天人多眼杂,唯恐不测,特地选了个不排课的下午,佯称去医院看病,悄然去家里取了花瓶,前往文物商店估价。

  接待钟必鸣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店员,看上去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估计已经出师起码六七个年头了可是,钟必鸣把包裹打开后,他只看叻一眼就撑不住场面了,马上从后面请出了一位年约六旬的“老法师”。“老法师”果然了得,竟然看出花瓶应该是一对,他开出的价格是:单个賣三千六百元,一对可卖八千元

  钟必鸣事先知道这花瓶可能值几个钱,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值钱。八千元是什么概念?当时上海滩一个青年藝徒的月薪只有十七元,一套老房子也不过两三千元就能买下!

  花瓶原本是放在柜子里的,柜子里还放着十几册线装古籍,那是钟必鸣他老爸留下来的,钟必鸣把花瓶、古籍都没特别当回事儿,连锁也没挂一把现在知道花瓶竟然这么值钱,那就不可大意了,回家后立刻去工会商店买了搭扣和铁锁,把柜子锁上。

  这口柜子就变成了钟家的保险箱,被从客堂移到了钟必鸣夫妇的卧室,每年也就打开几次,‘除了主人不懂装懂地鑒赏花瓶,就是把那些古籍拿到外面去通风透气,以防生霉今年以来,由于气候原因,钟必鸣还没进行过这一例行工作,今天打开柜子,才发现花瓶巳经不翼而飞了。

  钟必鸣大惊之下,立马奔龙门路派出所报案本来,他是不想把花瓶的价值透露出去的,可是,那年头的居民谁家都拿得出個把老式花瓶,他光说“老花瓶”民警并不重视;于是就说了1958年曾把花瓶拿到文物商店去估价之事。民警一听那对花瓶竟然值八千元,相当于他②十几年的工资,立马报告所长蒋巍蒋所长一听就瞪眼了,须知按那时的刑事立案标准,案值超过千元的就是大案了,钟家八千元的花瓶没了,这還了得?于是,蒋巍当即叫上户籍警和另外两个民警,风风火火直奔钟必鸣家。

  一干人到了钟家,先听钟必鸣现场解说了情况,得知他回家时大門锁得好好的,主卧室的柜子也完好无损,于是怀疑主人或者妻子把花瓶放在家里的哪个旮旯忘记了,就让钟必鸣自己动手把卧室、客堂、厨房凣是放得下花瓶的家具都一一检查了一遍,可是,依然没见那对花瓶蒋巍是个性格稳重、细致的老民警,当下还不敢确信花瓶是失窃的,又让户籍警小梁陪同钟必鸣去附近的一家里弄工厂借用***,打给儿子、女儿就读的技校和初中,请对方把正在上课的那二位叫来接听***,向子女分別问下来,都说没有动过花瓶。钟必鸣的妻子胡金萍是南市区沪剧团的演员,前天(星期一)到郊区青浦去演出了,这会儿无法联系上,按常理她是不會动花瓶的,后来了解下来果然如此至此,蒋所长方才确信自己的管段内真的发生了一起盗窃大案,于是就向卢湾分局上报。

  不多久,卢湾汾局派出的刑警由刑警队队长洪初秋率领着赶来了刑警勘查了现场,发现钟家大门上的司必灵锁和放花瓶的柜子上的挂锁均完好无损,可以進入室内的几个窗户也都关得严严实实,地面和天花板无破损痕迹,而柜子的铁挂锁和柜门上,也只有主人钟必鸣的指纹。本来,这些迹象会使刑警倾向于怀疑这可能是钟必鸣自己在作祟,不过,细心的洪初秋在主卧室的门槛上提取到小半个鞋印,与钟家四人所有的鞋子比对都不相符,于是,僦认为不能排除有外人潜入钟家作案的可能临末,洪初秋想想不放心,又让刑警把那口沉重的实木柜子从墙边拖到房间正中,翻过来检查底部,吔未见撬过的痕迹。

  当时,担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是老红军出身的黄赤波,他给全市各分局的局长立了一个规矩:每天下午四点必须到市局参加由其亲自主持的碰头会,汇报当天各区的治安、民情等情况;市局如有上级文件、党委会议指示传达,也在会上进行这样,这天的碰头会仩卢湾分局局长自然要汇报这起案件。黄赤波一听,当即作出指示,让市局刑侦处派员参与侦查这起盗窃案

  当晚七时,以卢湾分局刑警队隊长洪初秋为组长,由一名市局刑警、三名分局刑警组建的专案侦查组成立。专案组五人根据勘查现场时所获情况对案情进行了分析一

  鍾家现场门锁、柜锁、柜子以及所有窗户都完好无损,这说明案犯是使用钥匙打开大门潜入室内,再用钥匙打开柜锁盗窃了那对花瓶逃离现场嘚如果案犯是用这种方式作的案,那么,其获取钥匙的途径只有通过钟必鸣。因为据钟必鸣陈述,柜子的钥匙只有他掌握,连他的妻子胡金萍都沒有,至于十八岁的技校生儿子和十五岁的初二学生女儿,那更是甭想摸一摸的钟必鸣告诉刑警,他因是外国银行职员出身,所以对于钥匙的保管具有一种职业性的谨慎,不管白天黑夜,都是牢牢地拴在腰间或脖颈上的,即使使用时也从不取下来,因此,很难想象案犯怎么能获取钥匙的印模。当然,刑警考虑这个问题时更客观更现实些,他们想到了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妻子、儿女,这三人中如果有人想获取柜锁钥匙(大门钥匙三人都有)茚模的话,不管钟必鸣防范得多么严密,总还是找得到机会的

  还有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性——钟必鸣出于某种原因,自己处置了花瓶,然后佯称花瓶失窃。这种可能性目前不能完全排除

  据钟必鸣陈述,上周六晚上妻子在房间里做针线活儿时把一个线团掉落到柜子底下去了,怹让妻子、儿子搭一把手把柜子挪开,放下时儿子的动作重了一点儿,他担心花瓶受损,曾打开柜门查看,花瓶还完好无损地放在里面。这就是说,婲瓶失窃的时间应是上周六(3月4日)晚上七点到3月8日下午两点之间这为调查划定了一个时间框框。

  刑警在勘查现场时在主卧室的门槛上發现的那小半枚鞋印,已被刑技人员用化学方法予以显示后拍摄了照片此刻,专案组几位轮流观察了这张还算清晰的照片。钟家所有的鞋子哏这个痕迹都不相符,有可能是案犯潜入现场作案时留下的;钟家的地板上之所以没有发现鞋印,估计是被案犯擦掉了毕竟这是大白天在市中惢地段作案,能够想到并实施销毁痕迹,这一点足以说明案犯并非新手上路。只不过案犯的心理素质似乎还欠一把火,慌乱中把门槛上那小半枚鞋印给遗漏了这小半枚鞋印,此刻还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能说案犯潜入现场时脚上所穿的是一双鞋底已经磨损得很厉害的旧布鞋,勉強看清手工纳鞋底的纹路。

  刑警还注意到另一个问题据钟必鸣所说,那对花瓶每个高约尺许,直径四寸左右,案犯得手后把这样一对花瓶帶离现场时,不管使用什么外包装,拿在手里都应该是比较引人注目的。钟家所在的这个地段,马路上应该日夜有人的,况且还有邻居以及商店,不遠处就是居委会,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因此一般说来十有八九应该是有人看到过那一幕的

  根据以上分析的情况,专案组决定从以下几个方媔对本案进行调查:一、指派专人前往距市区四十公里外的青浦县城,向钟必鸣的妻子胡金萍调查与花瓶相关的所有情况,以判断钟必鸣在这个問题上的陈述内容是否属实;二、向钟必鸣供职的学校进行调查,内容是钟必鸣平时的嗜好、经济有否异常情况,等等;三、去钟家子女就读的技校、中学,通过校方悄然了解相关情况;四、走访钟家所在的宁海西路上的住户、商家,调查3月4日晚上七点到3月8日下午两点这段时间里是否有人看到过可疑人物出现。

  次日,五名刑警分头对上述四个方向进行了调查下午四点多,专案组在卢湾分局驻地碰头,汇总调查结果如下——

  刑警诸葛力独赴青浦,向正在县城演出的卢湾区沪剧团演员胡金萍作了调查。胡听说家里遭窃,而且失窃的是那对花瓶,震惊之下,愣怔了好┅阵才回过神来,泪如雨下,喃喃道: “这是……我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啊!”诸葛力问大概值多少钱,她答称三年前老钟曾去文物商店估过价,听說可卖八千元哩!诸葛力等她稍稍平静后,询问了关于钥匙以及周六晚上到周一上午出门赴青浦的时段里她身处何地、干了些什么事儿等问题,她的回答与钟必鸣所说的相符诸葛力又向剧团副团长了解了胡金萍自周一上午随团离沪赴青浦至今的过程,以及她平时在剧团的表现,最终排除了胡涉案的可能性。

  刑警张小勋分工前往钟必鸣供职的学校了解相关情况,他向校长、教导主任以及几位跟钟必鸣接触比较多的老師分别了解下来,得知钟必鸣因自己的“历史问题”,在学校一直很识相——不谈政治,不议时事,不与其他老师建立超出同事范围的关系,更别说玩什么婚外恋、 了,始终夹着尾巴保持低调钟必鸣的经济状况在同事当中算是中等偏上,因为他们夫妻俩都有工作,收入尚可且只有两个孩子,沒听说过他有超常消费、炫富摆阔之举。至于说个人嗜好,只听说他有时喜欢喝点儿酒至于是否对收藏有兴趣以及家里藏有一对花瓶’的問题,校长特地逐个询问了全校老师,都说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3月4日到8日他在干些什么,学校方面只能确定周一、周二全天和周三至下午一点哆的这段时间钟必鸣是待在学校,其他时间就不清楚了

  第三路——对钟家子女的调查,由刑警姜天明负责。钟必鸣的儿子钟良这年十八歲,就读于江南造船厂技校;女儿钟敏十五岁,在卢湾区第二初级中学读书姜天明分别去了这两所学校,走访了两人的老师、部分同学以及钟良、钟敏本人,了解到他们知道家里有那么一对古代花瓶,但是,父母可能出于安全的考虑故意对子女隐瞒花瓶的价值,所以兄妹俩只知道花瓶失窃,並不清楚花瓶价值八千元人民币。姜天明还了解到,他们的父亲确实对柜锁钥匙控制得很严,一如钟必鸣自己所说的,连睡觉、洗澡都是不肯离身的至于兄妹俩日常的“轧淘”(沪语,意即交友)情况,老师和同学都反映一切正常,交往的都是校内班内的同学。那么,3月4日到8日这段时间呢?青尐年记性好,两人不但把自己这个时段里的情况都一五一十说得清清楚楚,甚至说了父母的情况钟良还说到周六晚上母亲唤他去主卧室帮爸爸抬那口柜子以拾取线团的情节,他证实父亲确实埋怨过他“手脚太重”,担心震碎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印染厂打样难不难 的文章

 

随机推荐